雅韵玄坛户修路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7:23:20 来源: 攀枝花信息港

宝泰家斜对面的那个大门两边一边挂着一个细长的木牌,左边的木牌上用红漆写着仿宋体的大字:中国共产党定远县大桥乡委员会。右边的木牌上用黑漆写着:定远县大桥乡人民政府。  宝泰的五岁的重孙只要看见这两张木牌,倘若身边有人,就会炫耀的大声读上面的字。这是他妈兰子一个字一个字的教他认的。这天,他发现木板变成了崭新的,木板上的红字特别的红,黑字也特别的黑,于是他又开始读上面的字,读着读着,他叫了起来:“妈,那两个字和原来的不一样了!”兰子看了看说:“那个字读‘镇’,并乡之后,‘乡’就改成‘镇’了,以后就叫镇政府了。”孩子可不懂什么叫“并乡”,更不明白“乡”和“镇”有啥区别,只知道大桥乡人民政府改名大桥镇人民政府。到底还是孩子接受新事物快,他立刻接受了这个新称呼。  但玄坛户居民的接受能力显然不如这个五岁的小孩,还是习惯把“镇政府”叫“乡政府”,就像三十年前“公社”改名为“乡政府”之后,玄坛户人还是叫“公社”一样。于是这个五岁的孩子只要听见别人说乡政府,就立刻给别人纠正。  现在,牌子是新的,但牌子面对的沙土路还是当年修建的,二十年下来了,早就坑坑洼洼,每天车来车往尘土飞扬,运粮大车七歪八扭,咣当咣当的在一个接着一个的大坑上蹦跶,小车一颠一簸,能让人骨头散架。有时候小车开进坑里趴窝了,还得车上的人下来跟在后面推,前面的发动机拼命嘶吼,后面推车的人叫:“一二三、一二三......”车轱辘像狗刨土一样,把泥点子噼里啪啦的甩的推车人一头一脸。  街上几个脑袋灵光的人终于看见了赚钱的机会,只要看见在坑里趴窝的小车,就笑嘻嘻的凑过去问要不要“有偿推车”。  玄坛户的人说:坑比车子还大,这个路需要修!  不过,修不修路,玄坛户人说了不算。只有说话算数的人也说了,这路才会修。  那个说话算数的人,就是每天坐着小车来来去去的王书记。  王书记坐在小车里喝茶,车子猛地一跳,车里的人也跟着往上猛一窜,茶杯重重的磕在王书记的嘴上,结果X书记的门牙被磕的生疼,嘴皮子也磕破了,王书记狼狈的捂着嘴骂:“他妈的!这个破路真要修了。”同车的镇长看着X书记狼狈的样子,心里暗自叫好,但不好表现出来,就顺着书记的意思垫了一句:“老王,这条‘水泥路’早该修了,修一条柏油路,又平又宽,跟江苏那边一样,两边栽上风景树,看着也舒服。”  王书记觉得这条建议非常合意,就顺势和镇长讨论,这条街该如何规划。  很快,规划出来了。  搬上街头才变身为“居民”的玄坛户人,也建立了自己的居委会。居委会挨家挨户的传达了这个消息,说要修柏油路,要修下水道,要修绿化带,要修人行道,还要架设路灯……要净化、美化、绿化、亮化一起来。设计图纸就张贴在居委会大门前的公示栏里,但凡看过了图纸的玄坛户人眼前似乎已经出现了美好生活的画面。  大家一致叫好,都说王书记为老百姓办了一件大好事。声讨了这条破路给自己带来的不便之后,一致赞同了道路设计方案,纷纷表示积极支持政府行动。  自从修路的信息传达下去,每次王书记从街上走过,就经常有居民主动和他打招呼,然后问什么时候开始修路。“快了,快了,正在做前期准备工作。你以为修路就是动动嘴皮的事情啊,要像上级申请项目、要到县里筹资、要设计、要规划、要招标、要……”众人都知道这是一件大事,需要长时间的运筹帷幄。  很快,传来了第二个让人振奋的好消息,修路工程被李文广承包了,已经和镇政府签订了承包合同。大家一愣:这小子真有能耐哩!居然和政府做起大生意了。  除了宝泰家和政府小打小闹,今天招待拿烟拿酒,明天拿纸拿笔,然后每隔月把时间结一次账之外,玄坛户祖祖辈辈谁和政府做过生意?再说宝泰家的那种鸡零狗碎的小生意能算什么!承包修路才是大工程啊!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甚至上千万.......乖乖,这下文广可要赚大发了!于是大家越发对文广刮目相看,总觉得将来文广会成为玄坛户响当当的人物。  吃一只虱子,多少也要给我们分一只腿。吞了一头牛,至少要给咱们一根毛!李文广吃肉我们喝汤,这么大的工程,我们也应该多少蹭点油水啊。  “文广,修路要农用运输车吗?”“要。”“以后我就给你拉石头水泥什么的。” “好。”  “文广,修路要不要扛大包的?”“要。”“以后我就给你装卸石头水泥什么的。” “好。”  “文广,修路要不要.......?”“要。”“以后我就给你.....。”“好。”  就这样玄坛户的家家户户,不管男女老少,凡是愿意出工出力的,就都参与到了修路工程里。一时间尘土飞扬,玄坛户的各种农用车,包括小手扶拖拉机,都成天冒着黑烟,“突突突......”的吼着在工地上来回跑;男男女女都抄起了家伙,当起了临时修路工。  王书记站在镇政府的大门前,看见这个场景也很欣慰——自从参加工作以来,还没有哪项工作能得到一致拥护赞同,更没有这么多人一致的积极支持。每次党代会人代会上所谓的“一致通过”含的水分太大,谁愿意投反对票把自己亮出来当靶子?但这个“一致通过”却是由衷的自发自愿的啊!  镇政府党政办副主任小刘主任,在政府网站上每天发布一条一百字的信息附加一张修路照片,向全县人民跟踪通报修路信息和进展情况。县电视台也派人来进行现场报道,玄坛户的许多人都生平次在电视台露脸了。播放这条新闻的那天晚上,玄坛户许多家人都围坐在电视机旁看,在电视里寻找认识的人。  “这个抓耳挠腮的人不是大爷吗?”这人怎么一上电视变得和平时都不一样了呢?  “这个偷偷瞄镜头的人是谁?看着眼熟哩。”“你小哥啊!”看着别人的神情大家都觉得可笑。等在电视里找到自己的时候,却觉得自己的样子比其他人更可笑。   “文凤说话怎么就是这个声音,可真难听啊!”平时看电视,听得都是普通话,乍在电视上听见了自己的土话,连自己都觉得别扭。以前看别人说普通话,感觉那个人烧包,现在觉得还是普通话好听。  ......  大家一致评价:还是王书记在电视上中看,说起话来也中听。  很快路修好了,提前半个月工程就结束了。平坦的黑黝黝柏油路面看着很养眼。两边绿化带里也栽上了一种长着红叶子的灌木,还有绿叶子的半大小树,还有刚打花苞的小树。居委会的人说这几种树都有好听的名字,红叶子的叫红叶石楠,绿叶子的叫女贞,打苞的叫紫薇。是镇里从苗圃拉回来的。宝泰再也不用担心晚上从小店回家踩空了摔跤。他觉得自己的小店这么长时间都没生意也非常合算。   等路修好了,大家忽然都嘟噜起了嘴巴:幸好大门是朝家里开的,否则就没办法进出了。  当年盖房的时候,家里比路面要高出一尺多。后来修了砂石路,街面抬高了一尺,家里和街面基本一平,方便了小手扶拖拉机进出,倒是给家家户户带来了不少便利。  这次路面又抬高了一尺,连路两边的下水道,和人行道,也比家里高出许多。这可不行,倘若下雨了,这水不是就要从街上往家里淌吗?再说从街上一看一片低矮的房子也着实难看。  大伙就集体去镇政府找王书记:问题不解决我们就去县里上访,县里不解决我们就去市里,市里不解决我们就去省里,省里不解决我们就去北京.......玄坛户的所有人都知道,文广当年就是在县、市、省、北京跑了十年,终于用他的小胳膊拧过了大腿,赢了那场官司。这事给玄坛户人振动极大,于是都明白了上访是讨回公道的方法。  王书记说:修路是你们要求的,怎么修也是你们同意的,修路的人也是你们自己,为了修这条路,我想方设法帮你们要钱筹资。我辛辛苦苦跑上跑下求爹爹告奶奶的帮你们把困难解决了,现在路修好了,你们就立马翻脸不认人了!下次有什么困难就别来找我。  众人开始还闹哄哄的,几个回合下来就被X书记说的哑口无言,于是一部分人就想打退堂鼓。水往家淌可怎么办?这毕竟是大事,这个问题还没解决呢!所以大家都不离去。  王书记乘机说:“办法总是有的,你看李文宇真有点子,人家不声不响的把家里垫了一尺土,打上了水泥地,铺上地板砖。家里亮堂堂的,真很好看呢!”  众人看看,果然没看见李文宇的影子。  王书记接着说:“别看人家成天闷不吭声,但点子就是多。不但点子多,还一门心思忙生产,忙做生意,忙赚钱……也不怪他家生意这么好!”言下之意就是——你们要像他那样,也早就发财致富了。  大家听了,不由都有了愧意。想起那些停在李文宇家门前的大大小小来来往往的运粮车,心想这半天他家不知道又收了多少粮食,又卖出去几车粮食,又赚了多少钱。仿佛粮农从他家后门送进去之后,又被搬运工从前门搬运到车上的不是粮食,而是黄灿灿亮闪闪的碎金子。这么多的金子经过李文宇的手,也不知道有多少会落到他的口袋腰包里……越想也就越觉得自己在这里耗费时间不上算,有时间上访,还不如出去打几个月工,还能赚上一笔钱呢。更关键的是,就算赢了也得不到多少好处,还要费神费力,得不偿失。  王书记说:还剩点沙石堆在路上,上次学校找我,要把砂石拉去垫路,我还没同意,现在你们一人弄一车回家打地坪。后去的搞不到不要再跑来叫啊!  于是大家赶紧走了,准备去拉砂石,怕去晚了就没份了。一举两得,道路干净了,玄坛户人也不吵了,镇政府还省掉了一笔运输费,皆大欢喜。还有部分声称自己要上访的人,看见这部分人先撤了,也觉得自己没必要当出头的椽子,也就没了声息。  就在王书记大力表扬李文宇,为大家树立先进典型的时候,先进典型李文宇正站在自家的门前看自家的小楼,越是瞅就越觉得别扭难看。本来二层小楼只剩下一层半了,本来离地面有一米多的窗台,现在离地面也只有一尺多了,长方形的大门被锯掉一截,现在变成了正方形。请来锯大门的木匠赵老六说这还是他次搞正方形的大门……不过倒也无所谓,反正自己省城县城都有房子,还有两辆出租车。这老房子将来可能会像玄坛户老宅子那样闲着,只能养老鼠、养黄狼子和野鸟了。   再说吵什么吵,有吵的时间,事情早就解决了。  将来要是路面再抬高,就再往家里垫土,把一楼变成地下室,然后外面修几个台阶,直接把二楼变成一楼。据说国外许多小别墅都有地下室。这样想着,再看自家的这座一层半的小楼也觉得顺眼多了。  好长一段时间,玄坛户的居民们每天在街上走的时候,就觉得修了路,亮了路灯真好。但每天进出家门爬上爬下的时候,就想起来要把王书记家的祖宗八代全操一遍。  光骂没用,大家还是都忙着垫地坪去了。快要到梅雨天了,再不抓紧,一旦下雨,家里就真的要进水了。等大家把家里垫高,打上地坪之后,火气也渐渐消了。时候大家心里拨起了算盘珠,算起了小九九:修路挣来的钱和垫地打地坪所花费的钱基本持平。妈的!这段时间忙活就等于没忙。好处就是出行方便多了,坏处就是房子变矮了。妈的!这好处和坏处还是基本持平。  后来又有传言,说镇政府想把没用掉的砂石送到学校去,学校不肯接受,所以就一直堆在路上。大家都有点上当受骗的感觉。但砂石已经铺在家里了,地坪也打好了。就算懊恼也没用,只好在心里把王书记这只老狐狸又骂上几遍。  又过一段时间,大家看那些变矮的房子也习惯了,渐渐忘掉这些事。只有那些新盖的房子的人家,商量好了似的,不约而同的把房子修建的比路面高出了好几个台阶。这不符合规划要求,相邻两家经常为此事发生纠纷,让镇政府城建部门的工作人员及其头疼,有时候X书记也不得不亲自过问。  因为小城镇建设搞的好,大桥镇政府获得了全市小城镇建设一等奖,金灿灿的牌子就挂在镇政府会议室的东墙上,王书记也因此受到了上级的表彰。  众人都满意了,唯有李文广不高兴。  拿着合同书招标书等一摞子资料,在镇政府跑进跑出,乐呵呵的找到镇长,笑眯眯的在书记办公室外等了一个半小时,花了一天时间才在政府大院堵住刚从县里开会回来的财政所长,又花了两天时间从会计那里把帐给结了,然后笑眯眯的从镇政府回家,一路走一路热情的和熟人打着招呼。  刚进家门,李文广就把手里的东西呼啦一声全砸地上了,然后抱着手机对老婆叫:“操他奶奶的,老子几个月白里黑夜上蹿下跳,求爹爹告奶奶,用热脸焐人家冷屁股。忙的跟二小子一样,嘴急得起泡,眼红得像兔子,嗓子哑得像破锣,赚的两个破钱,只够买口腔溃疡贴和红霉素眼药水。”  熟识的承包商就劝他:“次干工程,不亏本就是赚了,赚个脸熟,这可比赚钱还要顶用。老弟,你还嫩着呢!将来把你这性子给磨下去,你就不会火烧眉毛心急火燎,然后,你就慢慢觉得你这张脸没这么重要了......”     共 487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好的研究院
云南好的治癫痫专科研究院
治疗癫痫疗法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