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手电筒留血掌印18年前无头案重见天日

2018-10-12 23:52:49
手电筒留血掌印 18年前无头案重见天日

  一份来自邻省的临刑举报使公安机关发现重大线索,从而使一起多年无法侦破的“无头案”得以告破。然而,被告人在作了有罪供述后却在庭审阶段翻供,案件被上级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两次发回重审。最后,一枚血掌印将真凶锁定。

  1995年12月10日晚8时许,喧闹了一天,渐渐安静下来的豫东某县新华街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退休职工刘某在其开设的烟酒门市部内被杀害。凶手逃离时带走了一些钱财并遗留了一个沾满血迹的手电筒。接报后,公安机关迅速赶到现场,提取了这个手电筒,并在手电筒上提取血掌印一枚。公安机关初步将此案定性为抢劫杀人案。此后数年间,公安机关虽做了大量的侦查工作,但始终未能侦破此案。刘某被害案仿佛成了无头案。

手电筒成破案关键证据

  临刑举报现转机

  2004年5月,公安机关收到某地法院转交的候审被告人李某强的一份举报材料。身犯重罪的李某强为了立功免死,向审理其案件的法院举报称,1999年,陈佳佳(化名)曾在刘某遇害地某村抢劫杀害杨某。

  杨某被害案现场未留下有价值的线索,加之案发时间太长,公安机关无法确认陈佳佳就是抢劫杀害杨某的犯罪嫌疑人。但公安机关在串并案侦查时却发现李某强所举报的案件的性质和侵害目标与刘某被害一案高度相似。公安机关果断决定抓捕陈佳佳。2004年7月2日,化名为王长彪、并在广东省惠州市潜逃多年的陈佳佳被公安机关抓获。根据陈佳佳的供述,公安机关又迅速将潜逃多年的同案犯赵某某抓获归案。

  

  迫于公安机关的政策攻势,也为了求得从轻处罚,陈佳佳主动供述了其伙同赵某某于1995年12月10日抢劫杀害刘某的犯罪事实。

  1995年12月,陈佳佳和赵某某两个年轻人预谋后决定到县城商店里“弄”点钱庆祝元旦。当年12月10日,二人来到县城新华街踩点,选择作案对象。他们发现有个烟酒店仅有一个老人值班,便把这个店当作抢劫对象。当晚8时许,街上已经空无一人,正要关门休息的刘某的烟酒店迎来了两个“客人”—&融创智谷mdash;陈佳佳、赵某某。二人强拿硬要,实施抢劫。遭到刘某反抗后,陈佳佳用随身携带的手电筒猛打刘某头部,赵某某用随身携带国家征地拆迁补偿标准的刀子刺伤了刘某胸部,致刘某死亡。二人抢得一些钱财后迅速逃离现场并化名潜逃多年。由于匆忙,二人逃跑时将手电筒遗忘在了现场,并将刀子扔在了逃跑路上。

  2006年,法院开庭审理了陈佳佳、赵某某抢劫案,依法认定陈佳佳、赵某某抢劫杀害刘某犯罪成立,但鉴于陈佳佳主动供述犯罪事实,依法从轻处罚,处以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鉴于犯罪时赵某某未满18周岁,系未成年人犯罪,依法予以从轻处罚,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法院对案件进行审理

  一审判决后,陈佳佳、赵某某后悔供述了犯罪事实,向上级法院提起上诉,并翻供称他们没有抢劫杀害刘某,他们的有罪供述系公安机关刑讯逼供所得。上级法院审理后认为,二人犯罪的事实仅有被告人供述与辩解、物证手电筒等,且无证据证明手电筒系从现场提取;凶器之一的刀子也未能提取得到,因而证据之间不能互相佐证,难以形成有效的证据链条,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重审。

  

  为了查明案件事实,案发13年后的2008年2月2日,公安机关对手电筒上的血迹个体与刘某之女刘某某的亲权关系进行了鉴定。鉴定结论为二人存在生物学上的亲权关系的概率大于99.9999%。该鉴定结论足以证明手电筒是从现场所提取,系刘某遇害案的凶器。2009年2月5日,法院依法作出了与上次相同的判决。宣判后,陈佳佳、赵某某仍不服,再次以相同的理由提起上诉。上级法院审理后认为,侦查机关所提取的手电筒虽然遗留有被害人刘某的血迹,但不能因此排除系他人作案的可能,再次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重审。

  为了查明事实、确保不枉不纵,2012年10月5日,公安机关在法院的建议下提取了陈佳佳的右手前掌区掌印与现场提取的血掌印送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作对比鉴定。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作出了送检的现场提取的血掌印与陈佳佳的掌印右手前掌区系同一人所留的鉴定结论。

法院对案件进行宣判

  2013年6月,法院再次开庭审理了此泰生小镇案。法庭上的陈佳佳仍拒不认罪。虽然被告人翻供,但法院依据对血掌印的鉴定结论并结合其他证据,依法认定陈佳佳、赵某某于1995年12月10日抢劫杀害刘某犯罪成立,并依法判处陈佳佳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判处赵某某无期徒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