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皮革奶幽灵再现3

2018-11-28 14:54:52

“皮革奶”幽灵再现(3)_乳品专题_产业经济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并非个案

晨园乳业是一个地区性的品牌,其产品主要销往省内,食用过该公司产品的消费者们现在普遍担心,“皮革奶”秘方到底使用了多久?

金华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乳企负责人透露,晨园曾经是当地非常重视、扶持的乳企之一,“晨园曾经接待过一批本地的小,这些孩子参观晨园后,有很多感慨,我记得一个孩子说,她想不到牛奶生产这么严格、复杂,以后再也不浪费一滴牛奶了。晨园一直在打造自己的企业形象,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丑闻,不知道对这些孩子的心灵会有怎样的伤害。”“皮革奶”曝光后也将金华市、兰溪市两级监管部门推向被动,本刊获悉,早在2007年4月12日,池州市卫生监督所在抽检中发现:该市有一代理商经营的晨园乳业有限公司2007年3月11日生产的“非常晨园”乳酸饮料脂肪含量为0.7g/100ml,蛋白质含量为0.8g/100ml,不符合国家含乳饮料卫生标准中明确规定的指标:脂肪含量不低于1.0g/100ml,蛋白质含量不低于1.0g/100ml。

当时,金华市卫生监督所及时在其站上为晨园公司说话,认为“非常晨园,遭遇‘非常’误会”,指出“按GB10789软饮料的分类,非常晨园属于乳酸饮料,其蛋白质含量不低于0.7%即可,因此,符合国家要求。”

不到一年后的2008年2月5日,中国食品商务站《2007年流通领域含乳饮料不合格名单》一栏中,“晨园乳业”又赫然在目,其不合格的产品是酸奶饮料,不合格项目是“标签、蛋白质”。

业内人士分析,虽然不知道晨园从何时开始添加皮革水解蛋白,但有一种可能性极大,那就是,晨园乳业被查出蛋白质含量低之后,动了歪脑筋。

我们从善意的角度完全能够理解金华不少乳企反对将晨园事件“放大”的苦衷,但遗憾的是,有迹象表明,晨园“皮革奶”的问题,即便在金华只是,但在全国范围,绝非孤案。

卫生部公布的消息,目前,皮革水解物已纳入《食品中可能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和易滥用的食品添加剂品种名单(第二批)》中。

其实,皮革水解蛋白并非一个新事物,早在2000年就有媒体报道广东省出现了在酱油中添加皮革水解物的现象。与突然冒出来的“三聚氰胺”不一样,在食品中添加皮革水解物曾经有过苗头,遗憾的是,并没有被纳入到食品安全的风险系统监测范畴。

早在2004年5月,卫生部就对河北、浙江等地不法企业用皮革废料加工奶粉原料的行为进行过整顿。

2005年3月,《新民周刊》在接到人称“乳业王大炮”的广东省奶牛乳品行业协会会长王丁棉以及其他一些知情人士的举报后,曾到山东等地调查日趋泛滥的假牛奶现象。

当时的调查发现,仅山东一省家庭作坊式的假牛奶企业就至少200多家,这些企业设备相当简陋:一口杀菌池、一个热水炉、一台配料机、一台灌装机,外加两三名工人就可以上马,总投资不过几万元。

一名“深喉”当时告诉本刊,假牛奶甚至可以与奶牛不发生一点联系,用人造蛋白、自来水,佐以香精等添加剂,按照购买的专业配方,就可以生产出来足以乱真的假牛奶。

这个“人造蛋白”就包括皮革水解蛋白,毫不夸张地说,一双皮鞋也可以液化成“奶”,当年“3·15”前后,《新民周刊》刊登了这组《当皮鞋成为牛奶》的封面文章。报道引起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吴仪的重视,山东省随即展开了大规模的整顿,查处了一批违法企业,并问责了一批监管部门官员。

半年后,在京郊,又有媒体发现“皮革奶”的身影并予以了曝光。时隔4年,“皮革奶”幽灵再现,根据权威部门信息,企业非法使用皮革水解物以提高蛋白质含量,已非浙江晨园乳业一家独有,至少还涉及山东、山西、河北三个省份。

3月6日,卫生部站发布的《全国打击违法添加非食用物质和滥用食品添加剂专项整治近期工作重点及要求》中,将在乳及乳制品生产中,添加皮革水解物、三聚氰胺等非食品用物质及滥用增稠剂、香精、着色剂等违法行为列为工作重点。

3月20日,全国打击违法添加非食用物质和滥用食品添加剂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下文简称“全国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在下发的《关于加强对违法使用皮革水解物加工食用明胶、食用蛋白制品整治工作的通知》中指出,山东淄博,山西临汾、大同和河北阜城一带存在违法使用皮革水解物加工成食用明胶、食用蛋白制品的行为,违法行为多发生在小工业明胶生产企业,产品可能销往陕西、甘肃、宁夏等西北地区。据此要求在全国范围内严厉打击这种违法行为。

“皮革奶”死灰复燃,背后有着怎样的启示?

《新民周刊》的调查从晨园“皮革奶”进一步展开。

奶粉商曝黑幕

现在,请将目光再次聚焦到4年前曾被我们曝光过“皮革奶”的山东。前文已经交代过,该省淄博市3月份被全国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指出,存在违法使用皮革水解物加工成食用明胶、食用蛋白制品的行为。

山东凯银乳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贾慧英说,4年前生产假牛奶的企业在当地已经不多了,“受三鹿奶粉事件与金融危机双重打击,大部分企业都坚持不下去,关门了”。

作为山东省为数不多的总投资超过2亿元的乳品企业,凯银乳业也处于停产状态。贾慧英说,由于大企业拼命压价,抢占市场,凯银早在2007年就准备放弃乳制品生产,后来好不容易从海外争取到一笔融资,孰料就在签约前,曝出了三鹿奶粉事件,融资泡汤。

“三鹿事件对中国乳业打击很大,这一点,你从超市鲜奶销售量的变化就可以看出。”贾慧英说,市场信誉受到冲击,劣币驱逐良币,原本好好的一个市场就这样被乳制品行业自己给破坏了。“机器闲置在厂里,好可惜。”

对于一些尚在经营的小企业,贾慧英提醒有关部门加强监管,她听说有些企业在用奶粉还原生产乳制品、含乳饮料,“原料并不地道,你想,奶粉成本比鲜奶更高,但现在听说反而更低了。我们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因此没去核算过,但用正常的思维去想,也能明白了。”

陕西省某乳业公司的总经理陈明(化名)也有与贾慧英同样的感触,他说,乳品业这几年从阜阳大头娃娃事件到三聚氰胺,陆续出了太多问题,把一个原本利国为民的好产业推至了老百姓不能接受、养牛户不能接受、企业不能接受的地步。

陈明认为乳品行业存在太多不规范,“几年前,阜阳大头娃娃事件发生时,我曾对同行喊出口号——我们要把奶粉生产成能让我们自己的孩子去喝的产品。做食品行业实在是隐蔽的东西太多,我非常认同这种说法——做食品就是做良心的。”

虽然丑闻不断、危机不断,但陈明认为,这也客观促使了乳制品行业向健康方向发展,“我做了这么多年,觉得这几年乳制品的质量应该是历史上的”。

“但仍有个别企业铤而走险!”陈明告诉,这几年市场上出现了一些低价的奶粉、乳制品、含乳饮料,他很奇怪怎么做得出来的,“全国原料奶价格相差不大啊!后来发现原来是加入了三聚氰胺、水解蛋白充当蛋白。”

“一些用奶粉做原料的乳制品企业,把关不严,片面追求低价,虽然按照国标检测蛋白指标,但是并不管原料真假的问题,这也支持了掺假行为。”

“还有,有些地方没有牛奶资源,却有乳品企业,有些地方资源少,却做成了大企业。”西安市奶牛乳品行业协会秘书长王伟民说,他此前就已经注意到上有人推销水解蛋白的制造设备、技术,如果不是三聚氰胺的先例,晨园“皮革奶”也不会引起人们如此关注。“你去查一下有些地方有多少奶牛,能产多少奶粉?按照8公斤鲜奶产1公斤奶粉的比例,比如当地有200万吨鲜奶,却能产出50万吨奶粉,就可以查出多少造假成分。”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捕鱼牛魔王下载平台
五指手膜
光伏自动重合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