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太多不能太少

2019-08-21 23:14:41 来源: 攀枝花信息港

核心提示: 作为议政、立法等权力的集中机构——全国人大,其代表名额多寡,及名额分配,向来广受关注。

全国人大代表总数近 000名,对于这个数字,学界有部分观点认为:因为人数过多,终多是通过代表团会议或代表团小组会议审议议案,这种方式,容易导致会议交流地区化。而一些地区则希望增加自己的代表人数。

4月27日,经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26次会议通过的 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名额分配方案 全文公布。

根据新华社经授权发布的这份《名额分配方案》,一切有如预期:代表名额在各省份、界别中,有小幅变动,但名额总数,依旧不超过 000人。

作为议政、立法等权力的集中机构 全国人大,其代表名额多寡,及名额分配,向来广受关注。根据中国选举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人数,不超过 000名,一般按照地域、界别、民族等因素,进行下分。

分到的代表人数多,意味着,有机会提更多建议,甚至联名发起多项议案;而一旦代表人数少了,独立提议案的可能性就小了。但只有正式议案,才能列入两会议程。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人数之多,规模之巨,堪称世界之。有学者统计,世界各国,人口数额相差很大,国情各异,在议会制国家中,每名议员代表的人口数,也各不相同,但议员人数多集中在500人上下浮动。

南京大学一位政治学学者介绍,世界各国议员人数逐步稳定于500人上下,原因是,这些国家逐渐意识到:议会规模过于庞大,加重了国家的财政负担,也不利于观点的充分表达和对议题的充分讨论,给会议的正常运作带来了实际困难。

于中国而言,问题同样存在:全国人大代表名额,既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太少,代表的民主性和广泛性就无法体现;太多,又会影响其自身的运行效率和运行成本。

对于近 000位全国人大代表这个数字,学界有部分观点认为,因为人数过多,终多是通过代表团会议或代表团小组会议审议议案,这种方式,容易导致小组会议和会议交流地区化。

此外便是成本问题。庞大的人数规模,必然意味着庞大的会议费用开支。

在2011年 月2日,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大会举行新闻发布会时,一位记者向新闻发言人赵启正提问:请问发言人,每年开两会,花多少钱?赵启正称,他很少在这种会议上,被别人难住过, 花多少钱,我还真没有数据,我想钱还是不少的。容我会后一两天内给你发一个电子邮件或者短信告诉你。

事后,全国政协办公厅新闻办公室通过手机短信,将全国政协2010年的会议花销公布:共计5900万元。相比之下,全国人大的人代会,人数比全国政协多上三分之一,而因为议题明显更多,加上为之服务的庞大规模的工作人员团队,其花费也应当是很可观。

全国人大为何仍要维持近 000名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的全国人大代表名额及其分配,又历经何种变迁?

各个省都不同意减

许多人,其中包括不少全国人大代表,建议适当减少代表名额,这个意见是可取的。

000,这个数字,是历经多次变化,终尘埃落定的。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院长韩大元说。

韩大元所说的多次变化,在新中国成立之后的个 0年里,主要表现为全国人大代表的人数增了两倍。

根据人民网资料,1954年,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人数,为1226人。这与195 年选举法的规定相一致。

1226人的全国人大代表人数,持续了两届。到1965年时,才忽然间 暴涨 。

对于起初全国人大代表人数缘何限定于1226人,时任政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同志在关于选举法草案的说明中指出,是依据了这样两个原则:一是,便于召集会议,便于讨论问题和解决问题;二是,使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与人民之间具有密切的联系。

在《关于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名额和选举问题的说明》中,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彭真阐述了代表人数限定为1226人的另一个原因。他说,一届、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只有1200多人,在当时是与同会场(中南海怀仁堂)的限制有关的。 现在有了人民大会堂,这个方面的问题解决了。

人民大会堂1959年落成,它的建筑总面积,比故宫全部建筑面积都要大,特别是,它拥有一个万人大礼堂。

我国人口众多,并不断增加,各项事业都有跃进的发展,应当增加各方面的代表。此外,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有些将连任,需要扩大代表名额。 彭真说。

由此,全国人大代表人数,也从一、二届的1226人,猛增至三、四届的近 000人,并在五届时,达到创纪录的 497人,相当于人数增加了两倍。

其实,人大代表人数问题,高层早就意识到。1979年修改选举法时,时任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的彭真说,代表人数太多了,并不便于代表们充分讨论和决定问题, 形式上看起来很民主,实际上并不一定能充分发挥民主 。

根据中国人大网的报道,在一次讲话里,杨尚昆同志也讲到, 许多人,其中包括不少全国人大代表,建议适当减少代表名额,这个意见是可取的。

但追求代表名额的内在动力,也在不断增加。1979年选举法修订,将全国人大代表人数上限定为 500人,当届全国人大代表人数就接近 500人;1986年,该法再次修订时,终于 瘦身 至 名额不超过三千人 ,其后,每届全国人大代表实有人数均在2980人左右。

已故宪法学家蔡定剑进入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时,恰逢选举法第二次修改。他曾回忆,当时有一种思路是,更大幅度地减少代表人数,比如,将全国人大代表的人数减少到2500人或2000人。但各个省不同意减。

对于代表人数难以压缩,杨尚昆在一次讲话里,曾如此解释:我国是一个地域辽阔、人口众多的多民族的社会主义国家, 代表人数也不宜太少,太少了不足以体现应有的代表性。

根据南方周末的报道,矛盾的解决突破口,终被放在强化人大常委会的职权上。1982年通过的宪法,赋予人大常委会立法权,原属人大行使的监督职权也被授予常委会行使,比如可审查预算调整方案,可根据总理提名,决定部长人选等等。

这一改变的重要理由除了常委会便于讨论之外,还缘于常委会有经常性的工作,而且可以 经常地开会 。现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每两个月举行一次,一年共六次会议。

相应的重要举措是:人大常委会委员不得担任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职务,向专职化发展。

学界呼吁减少名额

因为人数过多,全国人大每年仅召开一次会议,每次会期平均10天左右,如果再去掉大会报告等公用时间,留给每位代表在全体大会上发表意见的时间,就少得可怜。

自六届全国人大至今,全国人大代表人数,稳定在2980人上下,浮动比例,上下都不超10人。

2010年 月14日,十一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选举法(修正案)》。根据这部新选举法, 4个农民的选举权等于一个城市人 的格局成为历史,中国城乡居民的选举权 一步到位 ,实现了法律上的平等。

不过,这次修改,对于全国人大代表的总人数,并无任何触及,而仅仅是在全国人大代表内部,做了身份比例调整。

因人数多,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分别于1987年、2009年,两度对人大议事规则做制定与调整,均意在解决 如何高效开会 的技术难题。

根据本报2012年第16期《一事一议,别跑题》的报道,针对全国人大代表人数问题,高层曾希望通过制定议事规则解决,但议事规则解决一部分,问题依旧不少。

南京大学政治学学者杨连强长期关注中国人大制度建设,他介绍,全国人大代表规模近 000名,要以召开全体会议的形式,讨论议题,比较困难,尤其是以全体会议审议议案的时候。因此,只能代之以各省市区为单位的代表团会议,或者代表团小组会议,并且,只能以会议简报等形式,进行代表团或小组之间简单的意见沟通和交流。

不过,即便是分代表团为单位做讨论,似乎也难。本届全国人大中,人数多的解放军代表团,有267人,假如全团讨论,每人发言10分钟,需要两天两夜才能发言完一轮。其实就算是一个仅有20人的小组,每一场讨论, 个小时的时间,也常常显得捉襟见肘。

一次全国两会分组讨论 两高 报告时,有的组就曾发生委员 插队 现象,甚至还有抢过话筒发言的现象。于是就有代表委员建议:以后组长要控制每个委员发言的时间。

此外,因为人数过多,全国人大每年仅召开一次会议,每次会期平均10天左右,如果再去掉大会报告等公用时间,留给每位代表在全体大会上发表意见的时间,就少得可怜,代表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充分表达,议题也就没能得到充分的讨论。但很多法律、议案、决策,往往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通过了,这会影响审议和立法质量。 杨连强说。

为此,不少政治学界人士呼吁,适当减少全国人大代表的名额,并为此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政策建议和制度设计。

4月16日,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刊发学者文章称,应当让部分民主党派全国人大代表专门从事代表工作。 利用现有民主党派机关的编制安排人员,并不会影响目前机关工作的运转,操作起来比较简单。 文章称。

地方争取增加名额

在代表名额分配上,不应只考虑人口这一个因素,像北京、上海这样的直辖市,人口不算很多,但经济文化比较发达,各方面代表人物比较多,代表名额不能太少。

不过,在全国人大代表内部,包括各省份,更多的倾向是,保持现有人大代表名额不变,并试图多争取本地区的代表名额。

中国的个经济特区,副省级城市深圳市,就是典型案例。根据深圳当地媒体的报道,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深圳市全国人大代表邱玫再次带来一份建议,意在为深圳市争取更多全国人大代表名额。

实际上,10多年以前,深圳当地全国人大代表郑卓辉就开始提议,给深圳、东莞这一类外来务工人员较多的城市,更多代表名额。

郑卓辉说,这样,不仅可以解决深圳、东莞等城市,当选代表与人口结构、规模严重不符的问题,还可以保障上千万流动人口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

郑卓辉的建议,无疑起到很大影响。在200 年的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于幼军(时任广东省委常委、深圳市市长)、马蔚华(招商银行行长)、黄联明(时任龙岗区李朗派出所教导员)等9位代表,参加会议,这相比之前,足足多了 人。

在今年全国两会之际,深圳、东莞等地,又一次通过其媒体,提前预热,期望外界能理解其争取更多全国人大代表名额的原因,也期待 美梦成真 。

常住人口超千万、实际管辖人口超1500万的深圳,有多少全国人大代表?仅有6名(实际代表人数为5名,由省直机关再安排一名)!深圳的全国人大代表名额,实在是太少! 报道写到。

在赴北京参加全国两会之前,深圳市市长许勤、深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刘玉浦,也都公开表态, 为深圳代表数量太少感到有些遗憾 。到北京参加完广东团次会议以后,深圳全国人大代表麦庆泉向媒体表态:今年将再提增加代表名额的问题。

这次大会,是本届全国人大的一次会议,即将进行的换届工作中,就要面临代表名额的确定问题。本次大会将对下届代表的名额和选举办法,进行审议,我会在这次全国人大会议上积极发言,再次认真地提出这个问题,希望下届就能有所改观。 他说。

只是,尽管几乎深圳市的所有全国人大代表,都齐心协力争取更多名额,但结果在 月10日时就已下来:深圳市全国人大代表名额,初步保持为5名。

在得知这个消息后,邱玫显然很是失望。他说,深圳市的非户籍人员中,有劳务工,也有许多高级知识分子,如果代表数量不增加,那么,深圳就是一名代表要肩负着两三百万人的重托,显然不合理。 现在,深圳下届代表人数不变就是少了!

相比之下,北京、上海等地,就幸运得多。在2010年时,因代表选举,将首次实现城乡人口同比同权,不少学者就预期,北京、上海,代表人数可能减少,而像河南、河北、山东这样的农业人口较多的大省,人大代表人数可能增多。

结果是,名额分配,依旧未有过大改动。对此,全国人大内司委副主任陈斯喜特意提及,在代表名额分配上,不应只考虑人口这一个因素,像北京、上海这样的直辖市,人口不算很多,但经济文化比较发达,各方面代表人物比较多,代表名额不能太少。

链接

国外议员人数

国外议员在1000人以上的国家只有英国(下院650人,上院1000多人)。英国的情况比较特殊,因为其上议院实际是荣誉性的,主要由贵族组成。

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以及一些亚洲国家的议员人数一般在500至1000人之间,如俄罗斯上下院分别为178人、450人,德国上下院分别为41人、498人,法国上下院分别为 17人、577人,日本上下院分别为252人、512人,意大利上下院分别为 15人、6 0人,西班牙上下院分别为69人、479人,美国上下院分别为100人、4 5人,印度上下院分别为250人、544人,印尼议会500人,泰国上下院分别为260人、 47人。

多数国家议员人数在100至500人之间,议员人数在100人以下的主要是些小国家。

河南治疗牛皮癣专业的医院
合肥癫痫病应该如何治疗
安徽哪家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