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悠闲日子第十四章黑岩部落

2020-01-25 22:07:29 来源: 攀枝花信息港

史前悠闲日子 第十四章 黑岩部落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梁简就拿起弓箭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依然带着猎物,牛犊大小,身上有厚厚的皮毛。

石青已痊愈,眼神艳羡地看着梁简,要是他会打猎,阿姆和妹妹就不会挨饿受欺负了。

秦悦正收拾着东西,她已经从石青那里得知食盐的下落,黑岩部落的食盐是在部落聚集的交换会上用兽皮兽肉换取的。

这交换会类似于一个集市,不同部落之间交换物品,每年秋季在猛虎部落举行,猛虎部落是附近的一个大部落,人口很多,具体多少石青也说不上。

秦悦还得知这里四季非常分明,而且春季会下几天的雨融化冬季的积雪,枯木迅速长出嫩芽,夏季会打雷闪电不停,秋季则会刮一整天的风,植被瞬间枯黄,冬季则在场大雪后开始,雪下的非常大,部落里冬天雪后不能出洞穴。

既然知道了黑岩部落没有食盐,秦悦和梁简决定出发去寻找盐湖,对于他们要离开石青感到遗憾。

没等他们离开,洞穴里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正巧石黑岩部落的人,却原来是黑岩部落的一人发现了外出打猎的梁简,并未打草惊蛇而是远远尾随,直到梁简进了洞穴,才回了部落禀告首领。

梁简神色一凛,不动声色地拿出弯弓,拉满对准领头的原始人,“刷”的一声箭头紧挨着他的脚趾深深没入地面,那人浑身一颤,看向梁简的眼睛里充满俱意。

见他一箭震慑了来人,秦悦松了口气,随即怒目瞪向他们,冷声道:“你们又来做什么?上次趁我们没有防备,抢了我们的猎物,俘虏了我们,这次恐怕不会让你们如意!”

来人表情奇怪道,“你们是哪个部落的?随意闯进我们黑岩部落,难道不知道这是我们黑岩部落的领地吗?”

秦悦看了眼梁简,两人明白过来,那日去的谷地是属于黑岩部落的地盘,因此猎物也归他们所有,对于他们而言他们二人是入侵者,便捉了他们关在部落。

两边顿时气氛剑拔弩张,那边仗着人多气势大盛,挥舞着手中的石矛,眼看着就要攻进来。

石青忙跑到那边,急切地朝那边的领头人说了几句什么,只见领头的原始人眼神里的怒意逐渐消散,仔细地打量着秦悦,又看了岩壁边的草药渣子,眼神中逐渐沾满了狂喜。

他激动地上前一步,急切道:“你真的是巫医,你认识草药?”说完又疑惑道,“那你怎么会离开你的部落?”巫医在部落何等珍贵,况且这哥女人太过年轻,看着不太像巫医。

不过石青确实被她治好了,他们部落里都以为他肯定活不成的。

盯着他一举一动的梁简,看着他眼神里对秦悦的打量,神色不悦,淡淡扫了他一眼,“这和你没有关系,你们还不赶紧离开,否则休怪我弓箭不留情。”

领头的人虽听不懂梁简的话,但见他手中的箭头对准自己的胸口,又听见他语气里浓烈的威胁之意,不由地往后退一步。

眼神又落在秦悦身上,想到昏迷不醒的达姗,不想放弃这来之不易的希望,又对石青说了几句什么。

石青几步走到秦悦旁边,小声道:“你要是没有地方可以去,可以来我们部落,马上就是交换会,你们可以和我们部落一起去交换食盐。我们部落剩余的食盐也可以和你们交换。”

说完,他紧盯着秦悦,心里暗暗期望她能答应。

说实话,秦悦听了有些意动,他们体内缺少盐分,而盐湖在何处他们一无所知,既如此不如和他们回部落。

想到这儿,她凑到梁简耳边,轻声说了几句,梁简点了点头,浑身上下凛冽的气势一收。

几人回到黑岩部落,部落里的原始人停下手上的动作,奇怪地看着他们一群人。猛然一个壮年男原始人冲到前面,面色不善地冲着秦悦梁简龇牙咧嘴。

秦悦认出他就是在洞口看守他们的那个原始人,想必是被梁简劈昏了心里记恨他们。

头戴羽冠的首领从分开的人群中走过来,面色沉重地看着他们,之前那个领头的原始人凑到他旁边,激动地说了几句什么。

首领锐利的眼神望向秦悦,嘴角抖了抖,而后声音平静道:“你救活了石青,你能救我们部落?”

秦悦闻言皱了皱眉,并未反驳,点头道:“没错,我可以救他们。”

首领沉默了一会儿,又点了点头,“你能救他们,你们就可以留在部落。”

秦悦想说要不是因为食盐,他们并不想留在这里,不过想了想,并没有多说,直往地上躺着的几个病人旁边走过去了。

石青一进部落洞穴,他的阿姆和妹妹就看到了,两人扑到石青身上,又摸又看,欢喜得不行。石青和她们讲了秦悦救了他的事,母女两个连忙感激朝秦悦磕头跪拜,秦悦明白这是他们表达感激之情的仪式,但还是不能接受,忙拉她们起来。

梁简默默地站在秦悦身后,眼神环顾整个部落,发现这里的人一个个瘦骨嶙峋黑乎乎地,生存条件简直比非洲难民还恶劣,

看着几个小萝卜头脸上脏兮兮地,镶嵌着清亮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他不自在的别开了眼睛。

秦悦问过各自的家人病人昏迷的情况,拿出青果壳架在石块上,熬了几大锅草药,一人灌下去一大碗,正准备歇会儿,就见那个叫角岩的年轻原始人快步朝他们走过来。

他激动地挥舞着双手,急忙拉着秦悦就朝洞**部走,梁简伸手拉开角岩的手臂,冷声道:“放开。”

角岩瞪圆了眼睛望过去,见梁简面色不虞,方才悻悻道:“达姗一直没醒,我让她去看看。”

“达姗是谁?她在哪里?”秦悦疑惑道。

石青小声在一旁解惑,原来达姗是首领的女儿,也感染了瘟疫,只是没有和外面的人躺在一起。

秦悦点点头,跟着角岩朝洞内走,才发现洞**部别有洞天。

走到一处岩壁,有一狭窄处,往下是几阶楼梯,似是天然形成不似人工开凿,再往下是一条长长的甬道分布着几处小洞穴。

洞穴里燃着几处篝火,借着火光能勉强看清洞内的情形,只见一处洞穴里,兽皮上躺着一位原始少女。

界首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包头市肿瘤医院怎么样
广东能治男科的医院
包头癫痫病权威医生
扬州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