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疯狂的比特币未来无人知晓

2018-08-07 16:15:58

一个神秘的创始人,一批狂热的爱好者,令比特币这种虚拟货币,如同罂粟花香般散布在互联上空,无数人为之迷醉……

自2009年诞生以来,比特币在全球的疯狂表现,给玩家和投资者带来顶峰时的美妙、刺激,也兼有暴跌时的失落和彷徨。比特币正陷入一种说不清的狂热之中。于迷恋者来说,它是财神;于反对者而言,它又是魔鬼。

交易和法律监管一片空白,它真是投资者抵御风险的最佳货币载体吗?那些力争替代比特币的竞争者,会不会革了它的命?这一迷倒众生的虚拟货币,到底能买到什么东西?它的价值会不会突然归零?

比特币的未来,无从知晓。

第一章 神秘的比特币

比特币最大的特点是,任何机构都不能操控它的价值,不能增加供应量制造通胀。因此,比特币为那些期望在互联热潮中早期跟进,从而一夜暴富的人们提供了梦想。

7月6日,杜风(化名)匆匆地在家里扒了几口午饭后,便心急火燎地往中关村大厦楼下的咖啡厅赶——一场由比特币基金创始人李笑来主持的“比特币”沙龙活动,即将在这里举行,他希望能在这次的交流中,从同行中获得一些经验。

“比特币”是一种络虚拟货币,通过计算机运算产生,不依靠任何货币机构发行,利用络进行交易。自2009年首笔交易发生以来,比特币这个新鲜事物,就像着了魔似的。

时针指向下午1点30分,杜风终于在活动开始前准时到达。让他郁闷的是,虽然这次沙龙活动门票价格达100元,而且得让人们放弃周末的闲暇时光,却丝毫不能阻挡人们对比特币的关切,咖啡厅里早已聚集了100多位比特币爱好者,将毗邻前台的位置霸占。

参与沙龙的人们,来自各行各业,有的是大学教授,有的是刚踏入互联圈的从业者,也有公务员。虽然身份不同,但他们一样对比特币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揭开面纱

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曾提倡废除美联储,他设想用一个自动化系统取代中央银行,以稳定的速度增加货币供应量,消除通货膨胀。没想到,这一设想在他去世之后,竟然成真。

2009年2月11日,比特币(Bitcoin)问世!这种不由任何政府、企业或银行创办的虚拟货币,在一个名叫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神秘极客的倡导下诞生。据比特币官方介绍,它是基于一套密码编码、通过复杂算法而产生的货币,任何人都可以下载并运行比特币软件,从而参与制造这一虚拟货币。

每一个比特币所包含的信息,都能清晰地显示其产生的全过程。一旦有交易发生,程序会将这枚比特币的信息发送到整个络,由互联对其真伪作出鉴定。

与市面上流通的货币相比,比特币最大的特点是,任何机构都不能操控它的价值,不能增加供应量制造通胀。即使是再厉害的黑客和机构,也无法控制比特币的产量。按照设计规则,到2040年,整个系统将生成 2100万个比特币,然后不再生产。为保证不会出现因总量不够而通货紧缩的情况,每个比特币在必要时,还可以分割成10的8次方份,即它的最小单位为0.比特。

比特币诞生后,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非实体电子货币,以其完美设计征服了无数极客。人们猜测“中本聪”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或机构的代号,因为要构建比特币的程序代码,不是一个人随便就能完成的工作。

更神秘的是,无论是在络世界还是现实世界里,“中本聪”都从未公开露面。直到最近,他的身份才被证实——他是日本京都大学教授望月新一。他16岁进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就读本科,23岁获得数学博士学位。

比特币渐渐成为互联上讨论的热点。为了验证比特币是否具有流通价值,佛罗里达州的程序设计员拉斯洛·汉耶兹(Laszlo Hanyecz)在2009年还特意花了1万个比特币购买了两个比萨。

现在,他肯定连肠子都悔青了。比特币的走红,得感谢塞浦路斯政府。今年3月,深陷金融危机的塞浦路斯决定,对10万欧元以上的存款征收9.9%存款税。规定出台后,那些富人发现比特币可以挽救他们的财富——作为一种纯粹由计算机密码组成的电子货币,每一台电脑都可以通过特定的客户端生成这种货币,它本身不会被冻结,不用纳税,在规定的交易市场,可以和美元等多种货币自由兑换。更主要的是,它还不受政府监管,可以避免纳税。

塞浦路斯富人们的擦边球行动,在媒体的报道下,催热了比特币。来自互联以及金融领域的精英,也开始关注这种虚拟货币。在他们的推动下,比特币的价值水涨船高。

虚拟的诱惑

李笑来认为,这个在别人看来不靠谱的东西,在他眼里很靠谱,原因是P2P络的威力,以及它比任何货币都更加真实。

“所有的纸币都是虚拟的——纸币本身没有价值,它‘代表’一个价值数额。而这个数额,据说是由黄金支持的,你相信吗?”李笑来说,“我们之所以姑且相信银行,是因为我们不得不相信。然而,比特币不一样,所有使用它的人是自愿相信的。因此,我坚信‘自愿的信任’远比‘被迫的信任’更有价值。”

但真正让他坚定投资比特币的原因,还在于它是 “通缩货币”——它只发行2100万个。通胀货币只能不断贬值,而通缩货币,却是不断增值。“这三个因素放在一起,对我来说,只能给我带来一个决定:买。”李笑来说。

与李笑来一样相信比特币有投资未来的,还有社交巨头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的死对头卡梅伦·温克莱沃斯和泰勒·温克莱沃斯兄弟。他们认为,比特币值得投资,并相信比特币将成为络世界的黄金。

据了解,温克莱沃斯兄弟自2012年夏天开始囤积比特币。他们是比特币最大的单一投资者之一,也是匿名的比特币世界中被曝拥有大笔比特币的典型代表,他们声称拥有1%或者价值近1100万美元的比特币,这让他们拥有了一个新头衔:比特币大亨。

此外,马耳他资产管理公司Exante因看好比特币的成长潜力,在去年推出比特币基金,现在有20多家资产管理公司来电表达投资意愿,且投资金额高达1亿美元。

在纯粹的炒家眼中,比特币之所以充满吸引力,是因为它给那些期望在互联热潮中早期跟进,从而一夜暴富的人们提供了梦想。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它是值得投资的稀有品,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比特币会变得更有价值。

北京安邦咨询有限公司已连续两年对比特币进行跟踪研究。该公司研究员刘枭认为,比特币发展迅速,是因为它是一种去中心化的货币。“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发行者,都可以成为金融机构,也都可以成为不受任何规则制约的交易者。”刘枭说, “最重要的是2100万上限的特征,使得比特币成为了一个具有强烈投机属性的工具。”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认为,比特币在鼓励人们进行货币囤积,这不是人们希望看到的一个货币体系。我希望它能促进交易,让整个经济活跃起来,但比特币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比特币(英文缩写:BTC), 是P2P开源软件生产出来的一种电子货币。

虚拟货币比特币的概念最初由中本聪在2009年提出,是根据中本聪的思路设计发布的。

第二章 喧哗与浮动

在狂热者看来,比特币身上蕴藏着巨大的投资价值。现在,中国已有数千人眼红比特币的财富诱惑,不惜倾家荡产地以投资、“挖矿”等方式参与其中。

2011年1月,1个比特币的价格还不到30美分。之后,它的价格一路走高。一份来自市场分析机构的数据显示,2011年,比特币的价格涨幅近3000倍。但这还只是预热,今年4月,它的交易价格竟然上涨到266美元。

造富神话

为了投资比特币,一些疯狂的玩家将自己的房子卖掉。而国内最大的比特币交易站,更是日进斗金。据了解,比特币交易手续费为0.3%。交易1000个比特币,平台方会赚到3个。一天的交易量在8000—10000个之间。按照这一数字统计,平台方每天会赚取24个比特币。

《IT时代周刊》在调查中发现,目前国内热衷于投资比特币的玩家正在迅速增加,络上关于比特币的群有100多个。最多的群,高峰时人数突破千人。

为推广比特币,2012年10月12日,比特人站还推出了第一本中文比特币电子杂志《比特人》,主要用于普及比特币的基础知识,杂志对海外的第一手资讯进行翻译。在这帮志愿者的推动下,国内比特币的参与者大增。

现在,比特人站的论坛中,注册会员超过5000人,以游客身份进入的人数,最多时达到300多人。而根据比特币最大交易站x的数据显示,全球使用比特币的用户超过数十万人。

2012年2月,马向前邀请亲戚朋友投资比特币。31岁的马向前,白净的脸蛋,看上去有点奶油味,但他绝对算得上一个互联的老兵。19岁大学毕业,他就进入互联,后来与人投资了一家游戏公司,因资金不足,2011年底被人收购,他还掉债务后,身上的现金仅剩不到20万元。

马向前回忆,投资比特币开始很不顺利,朋友们都不信他,亲戚认为他是骗子。因为比特币的虚拟属性,让很多人觉得不靠谱。让他哭笑不得的是,还有人认为他是在搞传销泄爆门
,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警,亲戚朋友大部分不接他的,邻居见了他就躲。

但他坚信,比特币绝对有利可图,2100万个的市场总量,使得它不会像货币一样贬值,相比现实中的货币,比特币更纯粹,受环境的影响更少。为了让人相信他,他作了很大的让步——跟投资人签了一份协议,凡是因投资比特币造成的亏损锁具展示柜
,由马向前一人承担,赚得的部分则五五分成。为此,他把自己唯一的房产作了抵押。

2012年6月,他募集到60万元资金,加上自己的20万元,成立了“马向前比特币基金”,首次拿出一半基金购入比特币。当时,比特币的价格在6.5美元左右徘徊。马向前认为,这是比特币的底部。果不其然,2012年下半年,比特币在x市场的交易量暴增,价格也直线上扬。

马向前预测,随着投资比特币的人增多,市场供应量在减少,比特币进入2013年,有望再次爆发。今年,一些政府深陷债务危机,比特币需求激增。4月初,比特币挣脱缰绳,价格一路狂飙,突破100美元。

接下来更疯狂,来自世界最大比特币交易所x的数据显示:在今年4月十来天的时间里,比特币汇率从105美元涨到260美元。而4年前,比特币创建时的市值仅5美分。

遗憾的是,一些投资者不够坚定,在比特币超过30美元时,就开始陆续退出,寻求落袋为安,到了今年4月初,仅剩一个人追随着他。当时,他的群异常活跃,消息不停地闪动,很多之前跟他投资比特币的人,半夜还没下线。财富梦正在“发烧”,他们都说睡不着,内心充满着深深的自责,或是相互埋怨,后悔不该过早出手。

之前退出的投资者,有了再次投资比特币的强烈冲动。但这时的马向前,反而不知道该如何抉择了。比特币的疯狂,超乎他的预期。东西被炒得过火,不是好事。他担心,炒作的人越来越多,要是没有人接盘,会怎样?这个比特币的坚定支持者,似乎找不到答案。

正是这种彷徨心态救了马向前。4月11日—12日,比特币交易价格出现雪崩式下跌,一下子从266美元的峰值掉至仅65美元。马向前咬了咬牙,把剩下的300比特币抛掉了。“不想再呆在里面了,心脏承受不了!”这是马向前首次说出这样的话。

“矿工们”的苦与乐

获得比特币的方式有两种,一是在交易市场上购买,二是在电脑上“挖矿”。在交易市场购买比特币风险大,相对而言,“挖矿”更稳健一些,主要成本是设备投入。

在北京中关村一处不显眼的小屋中,一台台与传统台式电脑主机大小相仿的机器,正在高速运转,发出轰隆隆的噪音。仔细观察,会发现它们与传统电脑不同,它们没有机箱覆盖,而且还多了不少正在嗡嗡作响的风扇,机箱散发的热度,可以煮熟鸡蛋。

对于创业者晨风(化名)而言,这是他现在安家立命的根本,也是他未来征战互联的唯一资产——这些正在运转的电脑,是当下令无数人眼红的比特币“挖矿机”。这些设备由专业厂商根据比特币的计算方法量身打造,每台售价高达8—9万元。

晨风不惜一切投入其中,是看到了比特币身上蕴藏的巨大投资价值。一比特币最高时可兑换266美元。现在,中国已有数千人眼红比特币的财富诱惑,不惜倾家荡产地以投资、“挖矿”等方式参与其中。

在他们看来,这是一夜暴富的最好机会,不容错过。在现在的挖矿者队伍中,李笑来是他们的前辈。2011年初,他偶然中了解到比特币后,便被它“去中心化”和“总量有限”的特性迷住,认为比特币简单而又逻辑严密的设计体系,必将在未来成为颠覆性货币。

李笑来告诉《IT时代周刊》,根据比特币的设计原理,任何人都可打开电脑运行比特币软件,生产比特币,先决条件是获得性能优异的电脑——业内称为“挖矿机”。

早期,由于“挖矿”的人少,算法简单,即使是用一台普通的电脑进行运算,也能获得不错的收入。据最早参与“挖矿”的程先生透露,有人曾在一星期内获得了超过1000个比特币的成绩,他后来换掉了自己的比亚迪,开上了宝马X5。但现在不同了,用普通电脑“挖矿”,可能连电费都挣不回,更别奢谈发财了。

李笑来回忆说,他当时组装“挖矿机”时,也只从市场上找到3张可以用于“挖矿”的显卡。后来辗转运作,于2011年收集到了46张显卡,以每台电脑配备2张显卡的方式,组装了23台电脑,开始了日夜不停地“挖矿”。这是当时中国互联领域中最大的“矿场”。5个月后,这批花费了60万元的“挖矿机”,给他带来了不到100个比特币。

伴随着更多玩家的进入,“挖矿机”成为抢手货。业内资格较老的蝴蝶矿机,提前一年预订,也不一定能按时收到货,而且还不实行“三包”策略。校内联合创始人杨曜睿看到这一情况后,萌生了二次创业的冲动。他留着和头发一样长的胡子,背着双肩包四处旅行,先是在拉萨开过客栈,后来在海南做冲浪俱乐部的生意,成立公司后,出产的阿瓦隆(Avalon)“矿机”立即受到欢迎,目前已得到了李笑来的第一笔风险投资。

据了解,Avalon系列矿机,是迄今为止最简单易用,只要插电插(或者无线ap),进行简单设置后,就能全自动“挖矿”的傻瓜级“矿机”,玩家不用电脑也能“挖矿”,不用再那么枯燥无味。同时改进了阿瓦隆原型“挖矿机”的一些缺陷,使运行更加稳定可靠。以目前的“挖矿”速度,算力最强的ASICME 320机型,每月可以挖出约88个比特币。该公司创始人杨曜睿透露,阿瓦隆“矿机”预订火爆,首月销售额达600万元。

“挖矿机”也给他们带来了不少烦恼。在几个活跃的比特玩家论坛中,发现他们讨论最多的,是如何配置电脑“挖矿”,如何用干冰、液氮来冷却计算机,提升CPU频率,加快“挖矿”软件运行速度,或者通过定制顶级电脑显卡、提高络速度,来挖掘到更多的比特币。他们透露,“挖矿机”在运行程序时,会产生巨大的噪音,经常被居委会投诉。

此外,高温还容易造成电线短路,一位“矿工”说,他去年在自己的卧室里放置了4台“挖掘机”,结果导致卧室起火,还好发现得及时,没有烧掉房子。但此后,他被父亲要求搬出卧室。现在,他在较为偏远的地方租了一间房继续“挖矿”,每天把窗子关得严严实实,以免房东知道真相。“挖矿”,有苦有乐!

美国犹他州的新婚夫妇克雷格和宾汉姆准备进行一项令人好奇的挑战,使用比特币度过婚后的最初90天。

第三章 看不见的收藏

也许,比特币作为虚拟货币的一种实验,在互联上出现不是一件坏事。但当大量的投资者和资金涌向一个无法看清的虚拟物品时,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在参与者的眼里,这是一种必将绽放出光彩的超级货币;而在反对者的眼中,它的未来是一团迷雾,甚至一文不值。这就是比特币。

美国互联创业者和博客作者詹森·卡兰卡尼斯(Jason Calacanis)及其团队,在2011年5月中旬曾发表了一份比特币调研报告,称其是史上最危险的货币。其危险性在于,这种货币可以影响政府,搅动经济。

虚拟与现实

在北京语言大学留学的美国男孩杰克,最近成为媒体采访的对象。原因之一,他用比特币在中关村的车库咖啡厅中买到了一杯咖啡。

事实上,从2010年开始,比特币已经与实体商品实现了兑换,从专营数字产品的站,到经营红酒的厂商,从餐厅到公司,越来越多来自不同国家的商家,开始接纳比特币。

相对于实体店买卖,比特币在络店铺的交易更为频繁。江苏常州的芦先生,是专营婴幼儿用品店“添妈海淘”的店主,他的店支持比特币交易。“近一周我做了三笔比特币交易,价值人民币1000多元。”据常先生透露,支付者是常州本地的朋友,都是比特币的拥趸。他表示,比特币变现非常容易,但需要支付比例不等的手续费。

比特币在中国让人熟悉,开始于今年雅安地震期间,壹基金通过互联接收到了233个比特币捐赠。特定环境下的这一捐赠,让比特币迅速被国人所熟悉。随后,越来越来的厂商宣布接受这一虚拟货币。其实,比特币在国外已经可以买披萨、咖啡等。

据了解,支持比特币交易的最出名的购物站,是比特币商店。它诞生于2012年,是一个在比特币社区里颇受欢迎的商店。商店中的产品包括电脑、电视、显卡、显示器……它们均用比特币交易。

遗憾的是,这家比特币商店前途未卜。它曾经与供应商订下合约,比特币商店必须在2013年第一季度达到850000美元的销售额,并保持下去,才能获得相对较低的供应价格。今年第一季度,比特币商店并没能完成这个目标,最后供应商退出。

按照比特币商店的营业额来看,它对现实世界的冲击,远远没有到来。对此,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赵锡军告诉《IT时代周刊》,比特币当下并不会影响到现实世界,它更多被大家用来收藏,等待它增值。

“这种使用不是交易的媒介或手段,更多是类似储藏价值的东西。”赵锡军说,“如果比特币变成投资品,成为炒作工具,我觉得它的寿命不会太长。因为一旦过度炒作,大家对它的兴趣就会慢慢消失。”

价值归零?

比特币走红,在虚拟世界中引来了大量的模仿者。《IT时代周刊》发现,目前,试图替代它的竞争者已经开始发力,利特币(Litecoin)便是其一,它诞生于2009年,是比特币的“克隆物”,至今使用者仅限于一小部分超级“极客”,但它的价格近来已直线上涨。

与比特币相比,利特币总量设定为8400万枚,是比特币的4倍,更具诱惑力。目前,已有一些炒家转向利特币,“矿工”们也纷纷将“挖矿机”开了进来。比特币的疯狂,在这里得到复制。有传闻说,利特币很快将登陆x交易市场。

另一个竞争者是虚拟货币“Ripple”。OpenCoin公司(Ripple的开发者)联合创始人、在硅谷有多次创业经验的克里斯·拉尔森说,Ripple的使用比比特币更为简单,交易可在数秒内确认或放弃,而比特币交易通常需要花上10分钟才能完成确认。4月10日,包括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在内的几家蓝筹风投公司,纷纷宣布对OpenCoin进行投资。

试想,如果Ripple有不俗表现,将吸引更大的金融玩家加入。那时,比特币是否会垮掉?

虽然在今年5月初举办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2013年股东大会上,股神巴菲特也公开讨论比特币,并对它表示出极大的兴趣,但这并不表示比特币就有着光明的未来。他的黄金搭档查理·芒格就看衰比特币:“我对它毫无信心!这种虚拟货币并不是不可复制的,它几乎没有什么门槛。”

在天使投资人王淮看来,比特币是一场“傻子、疯子和骗子的游戏”。他认为,在这个圈子里,比特币的投机主义者是“傻子”;“疯子”是那些基于感官刺激或信仰比特币价值的极限玩家;而“骗子”是指比特币各种交易平台和交易所。

王淮发出这样的感叹,缘于他的亲身经历。2年前,王淮用自己的电脑挖出两个比特币后,感叹比特币近乎完美的设计,但 “挖矿”过程中的艰辛被动防护网
,且没有丝毫趣味,让他最终放弃。“如果没人想玩这个游戏,那么比特币的价值马上就归零。”通过自己的体会后,王淮得出这样的分析。

“历史上有很多东西可以充当货币,但最后因为各种原因,消失不见了,最后只留下了大家认可的东西,有公信力的东西。即便现在是一张纸,但大家认可它,它就会留下来,成为我们经常使用的货币。”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说,“对于比特币,我也希望它将来能够有更好的发展,不要被大家炒作之后,成为被遗弃的东西。”

而且,比特币存在潜在的风险,一旦政府加强干预,这种货币替代品就会被彻底摧毁,那时候,比特币将会一文不值。经济学界不少人认为,比特币炒作得越疯狂,投机的人越多,就会死得越惨。

也许,比特币作为虚拟货币的一种实验,在互联上出现不是一件坏事。但当大量的投资者和资金涌向一个无法看清的虚拟物品时,这并不是件好事。对于那些仍在积极尝试的爱好者来说,应该记住这句流传在投资界的真理:“小心,千万别玩自己看不懂的东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