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高校学生花钱请替身上课逢节假日涨价

2019-01-31 05:53:26 来源: 攀枝花信息港

广东高校学生花钱请替身上课 逢节假日涨价

“上课还是不上课,这是一个问题。”有一千个大学生,恐怕就能编出一千个不上课的理由。近日调查发现,在广东多所高校,花钱请人代其上课(下称“代课”)的现象屡见不鲜,且按“市场规律”运行:逢节假日涨价,代写作业加钱。

由于代课市场的火爆,催生了“全国高校代课联盟”这样的松散组织,远在武汉也能接珠三角学生的“订单”。由于行情见涨,代课还引起校外人士的觊觎,假扮学生身份行骗。

翻开“逆风肇庆学院说说”微博,你会发现它“很忙”,每隔几分钟就更新一条状态。其实这是一个“树洞”微博(“微博代理发布端”的别称,其实是一个公共微博账号,简介上公开了密码,任何人都可在此匿名发布信息)。

5月4日,肇庆学院一学生阿飞(化名)在上面发了一条信息:“星期二晚上需要代课一名,男生,有意者留下评论。”原来,5日晚阿飞想去音乐学院听一场学生钢琴独奏音乐会,但老师查得严,4次点名不到就直接“挂科”(考试不及格)。于是,他想到了“花钱消灾”。

当假扮学生开出15元的价格,他立马就答应了此次“交易”,还称“别人都好贵,要20元”。他告诉,要代两节小课(共90分钟),课堂有当堂测验,但上找找答案就可以了,并留下了班级,学号等个人信息。“到时就麻烦你了!明晚交答卷记得别写成你名字了。”阿飞不忘嘱咐到。

5日晚七点半准点“上课”,发现教室没有坐满,有的在玩,有的在看小说。一同学说,这门课满员应该有120多人,今天是提前预告了有期中测验,才来了三分之二的人,平常没有那么多人。

这是一堂叫英美社会文化的通识课。老师播放约半小时的视频,主题有关英国媒体和精英教育,随后讲解了一会后便进行测验。交卷时,老师并没有感到不妥,成功“过关”。

深夜12点多,阿飞结束音乐会后回到宿舍,才想起帮他代课,在上发来致歉信息,并通过支付宝转账15元。“这是我次找人代课,以后还找你。”阿飞发来一个笑脸的表情。

据了解,代课市场刚兴起时,校园论坛是发布代课信息的主阵地。随着众多新型络平台出现,找人代课的“寻人启事”遍地开花,而树洞微博明显成了主要的信息发布地。

登录树洞微博@韶大夜洞可见,条代课状态发布的时间是2014年12月16日,截至目前共有3242条,平均下来,每天发布的代课信息超过23条。而据了解,2014—2015学年韶关大学共有2.8万名本专科生,假设每名学生只请过一次代课,这也意味着平均每8.6个人就有一人请过代课。

@广大talkshows(与广州大学相关),@广石化大喇叭(与广东石油化工学院相关),@北师圈圈app不想换名字(与北师大珠海分校相关),@珠江二手(与华南农业大学珠江学院相关)等微博账号上也充斥着大量此类“启事”。

随着代课“业务”的增多,甚至有人想成立“专业代课公司”。5月4日,有人在@邑大吐槽中称,“准备成立邑大个专业的代课公司,承接各种代课任务。现在正式招纳兼职学生。”虽然遭到批评,但多数批评却是“太招摇,容易引起学校注意”之类的“友情提示”。

代课就像一株流行病毒,席卷多所高校,更奇葩的是,它还催生了异地学生的“互助”现象。近日,以广州学子的身份,在某购平台上联系到在湖北读书的陈同学。中,他自称是全国高校代课联盟的成员,就算是广州的生意,他也能找到人接单。

“我们做全国的业务,主体在武汉这边,北京、上海、南京、成都、重庆、南昌也有做,在广州,我们在暨大、华工、中大做的业务比较多,请的都是本校学生。我们全国高校代课联盟,基本各个学校都有(成员)。”中,这名大学生侃侃而谈,不过关于代课联盟内部的结构,他不愿意透露太多。

此外,陈同学还向介绍了代课流程:70元一节大课(90分钟),180元一天,交易全在某购平台完成。下单者拍下虚拟货品并付款,代课结束后,会收到教室上课情况或者签到花名册的照片,再确定“收货”。如果代课时间超过一个月,一般以周为结算单位,价格会便宜一些。

有东莞理工大学城市学院学生建了一个名为“A代课”的群,成员达到140人。潜伏其中时发现,该校代课生意十分红火,一天至少有六条与代课有关的“寻人启事”。而在五一前,有一名同学想早点回家,出价150元找人代一节课。

“一开始以为是跟我同学开玩笑呢,一查还真的没有帮我代课,之前问她是不是我们学校的,她说是我就没在意,先付了20块,拿钱却不办事。”来自广州大学的高丽(化名)气愤地说,“我还发现,受骗的不止我一个,这个叫YSNBB的人很活跃,大家都在上曝光讨伐她,是个惯犯。”

“这还只是物质方面的损失,知识上的损失无法量化。比如说毕业找工作,面试考官出了一道题,本来可以在课堂上掌握但你没有去而回答不好,失去了一份好工作,结果可能引起蝴蝶效应,命运完全改写。”佛山心理咨询师伍家智说。

伍家智还表示,一个经常请人代课的学生,在精神上,还失去大学期间本应锻炼自身协调控制能力的过程,容易形成依赖心理,遇到困难就会退缩,害怕面对挫折,“他会想,哦,原来什么都可以代替,价值感越来越弱,失去自我。所以不要贪一时之快,以免未来铸成大错”。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告诉羊城晚报,早些年的时候,大学生不想上课,或者直接逃课或者请熟悉的朋友代课,随着互联技术的进步,已经演化成了另外的形式,陌生化和有偿化。现在监控学生上课,出现了刷脸、按指纹等手段,但科技也只能将人拴在教室里,却拴不住心。

云南工字钢
丙纶防水卷材
梨树苗
usb2.0HUBIC批发
加工定制眼镜盒
光伏自动重合闸厂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