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113

2019-07-13 06:42:05 来源: 攀枝花信息港

我沦落在逆行的人群中,仿若一个叛逆者,仿若一个醉汉,昏沉沉的挪步子。

细雨在半空里洒,清凉的,在我的脸上抚,叫醉汉清醒?好心的。

叛逆的路途,怎么走?天晓得。拖着这一身怯懦的皮囊。

绵绵的雨啊!通天的本领,你有,莫再激动情绪,阻我新开的路。

死精症男性患者能运动吗
黑龙江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