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从国民经济层面上深挖中日矛盾原因

2018-11-06 09:43:27

从国民经济层面上深挖中日矛盾原因

> 当前愈演愈烈的中日矛盾,表面上是看两国之间的领土争端,历史遗留问题以及双方政府对外政策之间的冲突。但实质上中日矛盾是亚洲新旧势力更替演进的一个缩影。中国是新力量,日本是旧势力,旧交替之间矛盾激化明显。而这一激化过程中,两国国民经济利益的冲突则是矛盾的推动力

90年代以前的中日关系,在很长一段时期内总体是好的。八十年代日本还一直保持着对华的经济援助,同时中日领导层互访频繁,两国关系可以说保持了一段相当不错的蜜月期。

但这种良好关系从90年代中期开始转向,由友好转向互攻,进而己降到冰点,现今更有不断恶化的趋势。两国关系由好转坏的起因归于90年代中期开始的日本历届政府屡次参拜靖国神社的行为(其本质代表了日本国内的军国主义思潮),中国政府严理指责日方的这种为军国主义招魂的行为。更到近年来中日两国围绕东海油气田与钓鱼岛所有权的争夺,以及日本政府鼓吹中国军事威胁论和力图插手台湾问题的行为,更使这种互攻,恶化趋势达到了一个新高潮。

中日关系恶化的原因很复杂,这既有冷战结束后国际政治大环境变化的原因,也存在美国对东亚政治格局施加影响的结果。文仅是从中日二十多年经济关系的变迁过程来分析中日关系恶化的深层原因。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任何市场经济的发展都依赖两大生产要素:原料与市场。

日本国土狭小,资源短缺,市场局促。先天不足导致其发展经济所必须的原料与市场只能取自国外。事实也证明,国际能源市场和消费市场的起伏对其国民经济影响巨大。70年代中期,日本接二连三地受到石油危机的打击,其中尤以1973年的次石油危机的打击为甚。当时,石油价格陡涨3倍,而且有中断供应之虞。日本当时只有50多天的石油储备,措手不及,陷入一片恐慌。政府被迫削减对钢铁、石油化工等部门的石油供应和电力供应。

事实上,在战后的几十年间,日本建立了一整套强大的制造工业体系,凭借强大的制造业,其一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国。从重工到轻工,从军用到民用,从高科技到农产品,日本货几乎面面俱到。战后几十年一直到今天,相比欧美货低廉且高质的日本货仍然在各国市场上具有强大的竞争力。日本货独霸世界市场的局面到了八十年代仍然没有发生显着变化,而且中国经济在八十年代曾很好地充当过日本原料产地和产品销售市场的角色。整个八十年代,中国不停地向日本输出大量的石油,煤炭和其它原料的同时,也将贴着日本制造标签的的各种东洋货摆上了中国商店的货架,从红富士苹果到三菱空调,从本田摩托到农用化肥。在整个八十年代,中国的家用电器,机械制造,电子产品,化工产品,交通工具甚至农产品领域,日本货应有尽有,在中国市场几手。松下,索尼,东芝,三菱,这些响当当的品牌直到今天仍然在许多国人心中代表着与精品。

情况在90年代开始有了变化

先回顾上个世纪的后十年的中国,持续十年的改革开放为经济发展注入了持久的动力。经过十余年的积累,中国的制造业在很多领域开始发力。80年代初到上个世纪末,除了经济总量翻了两番之外,中的国民经济形态也在发生了一次较大的转变。在许多领域中国己初步建立了较强的生产制造体系。特别是在轻工业方面,比日本货更物美价廉的中国货在世界市场上体现出了更强大的竞争力。这一切使世界,也使日本人为之惊讶,毕竟这一切的变化只用了十年时间。

虽然这一切仅仅是个开始,毕竟新生的诸多中国企业还只是用简单的低成本扩张来弥补其在核心技术和国际化管理上的劣势。坦白地讲,目前大多数的中国货的优势只是价格。尽管如此,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到现在,不仅在中国国内市场,同时在欧美市场,贴着中国制造的产品仍在一步步挤占着日本货的市场空间。尽管这一切更象是一个事物发展的初期,但却己经让日本举国担忧不己。

不仅对于市场的争夺中日两国碰撞激烈,两国对原料市场的争夺也日趋激烈。

中日之间出现争夺世界原料市场的事实,在十几年以前还都是不可想象的。中日蜜月的80年代,中国是一个净资源输出国,其的一个输出对象就是日本,整个八十年代,日本近水楼台似地享用着中国质优价廉的石油,煤炭和其它各种资源及工业原料。但好景不长,到90年代后期,随着中国制造业的整体跟进,本身就带有粗放增长形式的中国制造业开始感到资源的缺乏。情况开始转折,中国开始由一个资源输出国向一个资源进口大国转变。仅举石油一例,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国为了执行“外汇战略”而出口原油,主要目的是为了换取外汇储备。而在劳动密集型产品取代原油成为中国出口创汇主要来源后。中国在1993年一跃成为石油净进口国,中国由一个能源输出国变成一个能源进口国的这个重大转变,的确己让日本觉得很不舒服与难以适应。这就好比本来自己单独吃一桌饭,突然身边又坐下了一个大胖子,且不论饭多饭少,胖子饭量如何,单就跟他一起进餐就会觉得吃不放心。统观近年来中日产生矛盾的领域,从东海油气田到俄罗斯远东石油管道,再到澳州的铁矿石。众多事件,或多或少都有能源因素掺杂其中。

如此看来,现今的中日矛盾与其说是对抗,倒不如说是一种争夺。争夺主要围绕两个方面,一是市场,二是原料。

同时需要指出的是,为什么同样与中国存在竞争关系的美国却没有中日关系现今这样强烈的对抗。这还要从更深层的层面上分析美日经济结构的不同。

美国经济自70年代末到90年代末也经历了一次较大的转变,期间美国除了加强自己传统的军工产业,重工业,以及能源领域的优势之外,更加着力提升了经济结构中高科技产业,信息产业与文化服务行业的竞争优势。而对于传统的劳动密集型加工制造业,美国经济重心己不再向其倾斜。坦白地讲,就中国目前的制造能力,在今后一段时期内还难以对美国的支柱产业产生较大的冲击;中美经济目前更多地是体现出一种互补。即使当前存在的中美贸易巨大顺差也仍然无法动摇中美经济互相依赖这样一个事实。这一点,仅从美国超市中琳琅满目的中国货和中国对美高科技产品的依赖以及中国遍地可见的美国快餐店就可见之一瞥。

但目前的中日经济不存在这种互补,相反更多的是表现出了一种竞争关系。因为与美隔洋相望的日本经济,在美经济转型期内却没能够完成自身的转型,或者说这种转型至今仍在进行当中。这个结果固然与日本政府的经济调控政策有关,当然也与日本经济结构先天存在的缺陷有关。譬如其过于依赖制造业的的事实。

战后日本经济一直在建立一种高效与低成本结合的制造业经济模式,这种经济发展模式几十年间使日本企业天下。短短几十年间使日本成为了一个世界大工厂。直到近年的中国民族产业开始在一些劳动密集型行业对“日本制造”提出严重挑战。同时在另一些技术密集型行业,中国企业又象是日本企业的潜在对手。中国经济及中国制造业的迅猛发展,使整个日本经济界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紧迫感与危机感。反映在政治文化领域就会表现出一种对抗思潮,而培育这种对抗思潮的土壤又非军国主义思想莫属。这也正是当前日本军国主义思想泛滥的真正动因。当然,与此同时,由于中国制造与日本制造在国际市场上的交锋日益激烈。中国民族产业也在各个方面明显地感受到了日本货的狙击,近年来国内持续高涨的反日情绪,也在一个侧面反映了中日经济发展的一些现实冲突,极端的例子就是某些人倡导的抵制日货运动,这在本质上是将斗争矛头直接指向了日本的经济,更具体说是制造业,其实这更象是一场民族产业不约而同地抗击“日本制造”的思潮运动。

经济决定政治。一国政治层面上的言论及方针,大多由经济利益为指向。不论是中国民间的反日情绪,还是日本政府嚣张地参拜靖国神社的事实,或者是东海冲突,中日根本的冲突动因,还在于经济层面上两国目前直接的利益交锋。

目前中日关系的走向还有许多变数,但冲突与冰冻根本原因还在于日方的狭隘发展思想,如果日本妄图以打压中国来遏制中国的发展,并以此来为日本的发展创造空间,这无异于是螳臂当车的思想,中国的发展趋势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是任何外力所难以阻挡的。如果要改善两国关系,目前两国政治家所能做的就是减少和避开两国国民经济产业结构上的重叠与冲突。只有经济利益上的冲突减少,政治层面上的缓和才有可能。

氟碳铝单板
广州防水补漏
粉料颗粒用螺旋上料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