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枫】虫虫是王子(小说)

2019-09-14 08:12:10 来源: 攀枝花信息港


从前在中国古代有个神秘的国度,名叫楼兰,王国里有一个国王和一位王后相亲相爱,在诞下王子西里里之后,王后便神秘地失踪了,老国王很爱王后,曾命人寻遍世界的每个角落,可依然没有王后的消息,国王只好在等待和思念中独自把王子西里里抚养成人,国王并没有因为失去爱人而一蹶不振,反而在他的治理下国泰民安,国家异常的繁荣强盛,百姓能够安居乐业一片盛世景象。
然而岁月荏苒,一晃儿国王就到了能知天命的年纪,西里里王子也从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变成了一个年轻有为的青年,他聪明、勇敢、正直,然而人无完人有时他也很任性,有钱人家的子女总是有一些坏习惯的,更何况他是王子,国王担心自己一天天变老便提前拟好了诏书,希望等他百年之后国家依然能够繁荣太平,而就在册封西里里王子为太子的时候,老国王突然病倒了,而且一觉不醒。
为了给老国王治病,西里里王子命人张贴布告寻遍天下有能之士,可没一个人能够医好老国王的病。那天晚上西里里王子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起来后便独自去看望病榻上的父亲,还没走近就见卧室的门半开着,服侍国王的侍卫和宫女都倒在了门口,屋里人影晃动,不时还传出一阵阵怪笑,心想老国王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他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想一探究竟。
“这个位子本该属于我的,我的,啊——睡吧睡吧。”悄悄地走近后才发现是国王的弟弟,也就是王子的叔叔,楼兰的大国师正在给老国王施法。
“住手,你在干什么。”西里里王子制止了国师的阴谋。
“额——”国师没想到王子会深更半夜来这里,着实让他吃了一惊。
“是你诅咒了父亲,让他再也不能醒过来?”王子质问道。
“嗯——是的。”见事情败露,就露出了狼子野心。
“哦,这不可能。”西里里王子怎么也不能相信,谋害国王即他父亲的竟然是自己的亲叔叔。
“是的是的,没错,谋害你的父亲,哦!对了也包括你从未见过面的母亲,是我就是我,哈哈哈……”真相被揭露后大国师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我的母亲,她、她还活着吗?”西里里追问道。
“是的,你是知道的,我是不喜欢杀生的。”国师一副装模作样的邪恶脸孔。
“哦不!她在哪,我的母亲她在哪?”
“哈哈哈……等我登上王位就会让你们一家团聚的,相信这会很快的。”国师得意忘形,丝毫没有把王子放在眼里。
“很快?”
“是的是的,很快。”说着国师一步步逼近了西里里王子。
“来人呢快来人,是他是他,他诅咒了国王,来人呐快抓住他。”王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惊慌失措,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只是一个劲儿的想往外跑,而他叔叔却阴魂不散紧跟在他的后面,闻讯冲进来的士兵也不知所措,一个是王子一个是国师,王子的叔叔,就在他们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国师念动咒语将那些侍卫一个接一个地弹飞在半空中,定住不动,王子吓坏了想逃出魔爪,可终西里里还是被抓住了,他的叔叔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按在窗边。
“快、快告诉我你害怕什么?我的王子。”
“什么——虫子,我害怕虫子。”
“是吗?那么我就、就把你变成你害怕的——虫子。”
“什么什么——虫子。”
“是的是的,虫子。”
“不,你可是我的亲叔叔。”善良的王子依然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是的是的,我承认我并不讨厌你,甚至有点喜欢你,不过我更喜欢坐在王座上高高在上让别人喜欢的感觉,哈哈哈……”说着国师对着西里里王子吹了一口气,瞬间西里里王子就变成了一条恶心吧啦的虫子。
“再见了,我的虫虫、王子,额!”说完国师就把他用指头弹了出去,就像一株美丽的烟花。
变成虫子的西里里,不知飞了多远,当他带着绝望掉在地上的那一刻只有疼痛和心碎,当它满心沮丧躲在角落里时,当他对着水洼儿看到自己的模样时,他的念头就是想快些结束自己的生命,然而命运却推着他不断地前行,正当他心灰意懒的时候,一群淘气的小孩子突然发现并抓住了他,看见这么大这么恶心的虫子,怎么也得好好蹂躏一番,腰斩、水淹、火烧、活埋,用石子丢它,把它挂在棍子上游街,在经历了各种生命的极限运动后,那帮小孩子才将奄奄一息的西里里用弹弓飞射了出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都来不及考虑生与死的问题,然而惊心动魄的历险并没有因此而结束,之后西里里又逃过了小鸟的追杀,挣脱了蜥蜴、螳螂和蜘蛛所设下的陷阱,之后又避开了公鸡和小鸡仔一家子的围追堵截,躲过了老鼠和猫的攻击,伤痕累累的西里里以为逃到房上能够安全一些,可精疲力竭的他刚爬到一半的时候就从从房上掉了下去,本以为就这样死掉,可幸运的是当它掉下来的时候,恰巧有东西接住了他,不然可就要粉身碎骨了。
当西里里睁开眼睛时,他居然在一个堆满了零食和水果的菜筐里,已经几天没吃东西的他,看到香喷喷的食物,不顾一切地吃了起来,酒足饭饱之后,在晃晃悠悠的菜筐里竟然挤在蛋糕里憨憨大睡起来,经历了种种的磨难这才知道生命的宝贵。
“啊!麦芽丽这是什么呀?”就在美好的梦境终时,西里里被一阵尖叫声惊醒了。
“怎么了麦芽糖?一只虫子,好大的一只虫子,胖嘟嘟的真的好可爱呦。”惊魂未定的西里里,原以为刚出虎口怕是又进了狼窝,然而当那个叫麦芽丽的女孩将它轻轻托在手心里的时候,西里里却突然被这个漂亮的的女孩迷住了,她太美了、善良活泼天真又可爱,西里里仿佛一下子坠入了爱河。
“什么什么,可爱,这么恶心你还说它可爱,这一筐的东西都让他糟践了,还不快点弄死它。”那个叫麦芽糖的姑娘倒是对西里里厌恶至极,这也难怪。
“你干嘛,你看它,哇!它多可爱呀!”麦芽丽对西里里爱不释手,西里里知道此时的命运就在那个叫麦芽丽的姑娘手里,一向傲慢的他却学会了怎么讨好她。
“嘁!你没事吧?一只虫子有什么可爱的,当心它咬你。”
“没事的,你看它。”麦芽丽调皮得很。
“拿开、快拿开了,说,你是不是又去见隔壁家的小胖去了,老实交代。”麦芽丽拿着西里里威胁着麦芽糖。
“哎呀,没有了啦。”麦芽糖一副恶心吧啦的样子,却怎么也不肯承认。麦芽糖和麦芽丽其实是一对姐妹,那个胖胖的憨厚诚实的是姐姐麦芽糖,那个漂亮天真善良的是麦芽丽,他们父母死得早,两姐妹自小就相依为命,虽然日子过得平淡但是姐妹二人总是那么的开心快乐。
之后的日子,西里里就被麦芽丽当成了宠物养在了家里,在麦芽丽细心地呵护,西里里王子总算能舒舒服服的,过上几天消停日子了,每天有吃有喝还有美女陪着别提多自在了,日子就这样无忧无虑地过着,虽然西里里时刻都在担心着父王,思念着母亲,担心这个国家的未来,可自己变成这样,真是有心无力一筹莫展。
那天麦芽丽正拿着新鲜的菜叶给西里里当食物,可西里里挑三拣四的,从前都是锦衣玉食的,现在沦落到只能靠吃菜叶和残羹剩饭来度日也着实难为了他。
“麦芽丽,麦芽丽,你快看,国师要当咱们的新国王了。”那天麦芽糖从街上匆匆地跑了回来,手里不知道从哪撕下来的布告。
“开什么玩笑,那个琵琶骨要是当上了国王,这下老百姓可要倒大霉了。”麦芽丽随口说道。
“是真的耶,上面说,西里里王子已经失踪很久了,老国王又一病不起,俗话说国不能一日无君,大臣们只好让国师当国王了。”西里里一听他那个恶毒的叔叔就要登基成为新的国王,十分气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瓶底刚爬到了瓶口,就被麦芽丽弹了回去。
“王后失踪现在连王子也失踪了,还真是奇怪呢。”
“麦芽丽你看它就要爬出来了。”
“你可真淘气,下去下去。”说着西里里王子又被推回了瓶底,
“咦!好恶心,不跟你说了我去做饭了。”说着麦芽糖就进了厨房。
看着西里里王子急得直在碗底转圈,可麦芽丽却悠闲地用手托着下巴也不知在想什么。
看着麦芽丽,西里里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却说不出来,即便说出来麦芽丽也听不见,直到晚上西里里见麦芽丽和姐姐都睡了,夜深人静才从瓶子里费力地爬出来,在黑夜中寻寻觅觅终于来到了麦芽丽睡觉的地方,顺着门缝挤了进去,用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爬到了床上,可刚一上去就被麦芽糖的臭脚丫子熏得掉了下来,西里里只好又爬了一次几番周折才找到麦芽丽,西里里从脚趾一只往上爬,直痒得麦芽丽咯咯地乐,刚爬到麦芽丽的身上,月光从窗外斜射进来照在了麦芽丽的脸上,王子却被麦芽丽美丽的脸庞,洁白如玉的皮肤给迷住了,正神魂颠倒时睡梦中的麦芽糖一巴掌压过了,差点把西里里给砸扁了,挣脱后终于爬到了麦芽丽的耳朵里。
“额!好多的耳屎——麦芽丽麦芽丽,我是西里里王子我没死,国师他就是一个大坏蛋……”西里里把自己的遭遇一一讲给了麦芽丽,讲完之后西里里累得大口喘着气。回去时,西里里留恋地向麦芽丽张望着,希望得到她的帮助。
“麦芽糖你快醒醒,醒醒啊。”一觉醒来后麦芽丽果真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干什么呀?”麦芽糖怎么也醒不过来。
“我昨天做了一个梦,梦见虫虫是王子,它是王子。”披头散发的麦芽丽像着了魔一样,拿着瓶子里的西里里跑到麦芽糖的跟前向她大声说道,可麦芽糖睡得正酣怎么会理她,之后麦芽丽又兴奋地跑到了街上大呼小叫的,不一会儿全村的人都知道了,西里里王子被恶毒的国师变成虫子的这件事情,甚至没过几天那个邪恶的国师也知道了,可现在没人相信她都以为她发神经,所以麦芽丽又跑了回来找麦芽糖。
“麦芽糖你快来呀,快点过来了。”
“干什么呀?大清早的你该不会是中邪了吧。”麦芽糖被麦芽丽吵得不得安宁只好凑了过来。
“你是王子吗?你是王子吗……可你只是条、是条虫子,”兴奋不已的麦芽丽找来了放大镜、听筒、喇叭想一探究竟,可到还是一无所获。
“哎呀,你别白日做梦了,他要是王子说不定我还是王后呢,做梦还当真,一条虫子你可真是的。”麦芽糖不以为然。
“你能听懂我说什么吗?你要真的是王子就证明给我看。”西里里在瓶子里忽然点了点头。、
“哇!你真的是王子,坐下、打滚、装死、转圈,你真的是王子,虫虫是王子真的是王子。”麦芽丽兴奋不已。
“哇!它该不会真的是王子吧。”麦芽糖看着西里里的样子吓得目瞪口呆、惊愕不已。
“我猜他一定是被诅咒了,怎么才能解开诅咒。”麦芽丽急不可耐的样子。
一连几天,麦芽丽都在想怎么才能把西里里重新变成王子的办法,可绞尽脑汁,对西里里也用尽了各种惨无人道的招数和各种可怕的实验,大蒜汁、辣椒水、针灸、电击,可是麦芽丽把所有能想到的方法都用上了,可这还是没能让西里里,让一条虫子变成人。
“怎么办怎么办呢?”那天麦芽丽和西里里都心灰意懒地戳在桌子上发呆。
“听说在山里面有一个巫婆,能呼风唤雨,我想要能找到她应该就能解除诅咒吧。”正在做饭的麦芽糖也不知道听谁说的。
“是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嗯哼!这该不会又是隔壁小胖告诉你的吧。”麦芽丽和西里里一听到这样的消息立刻兴奋起来,可麦芽丽还是要对姐姐调侃一番的。
“才没有,村里的老人都知道……哎,你干嘛?”
“我去找她。”说着麦芽丽不管不顾的,带着西里里就跑出了家门,可刚一出门就有一队士兵气势汹汹地找过来了。
“就是她,别让她跑了。”那队士兵一见到麦芽丽就追了过来。
“不好琵琶骨一定知道了王子没死又要来杀死他。”麦芽糖一语道破。
“那怎么办,怎么办。”麦芽丽不知所措。
“什么怎么办,跑呀,你带着他先走我来挡住他们。”平时麦芽糖她好吃懒做关键时刻还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几个回合下麦芽糖就用她那肥硕的身躯把那些士兵全都打翻在地,就在麦芽糖得意的时候,那个士兵的头头竟然要暗算她,幸好隔壁的小胖救了她,两人一见钟情幸福满满的样子。
逃出险境的麦芽丽带着西里里王子一路疾驰,跑到了大山里面,在山中转了好几圈也没有找到那个传说中的巫婆,疲惫不堪的她们只好坐下来休息,看着麦芽丽西里里满是心疼,却又无能为力。就在他们无计可施的时候一阵怪风袭来,前面突然出现了一条阴森而恐怖的小径,顺着小径麦芽丽和西里里战战兢兢地向前摸索过去,忽然间电闪雷鸣,闪光中看见一个低矮的茅草屋,麦芽丽哆哆嗦嗦地推门进去,突然在黑暗中一张阴森恐怖的身影从里面走了过来,麦芽丽和西里里王子吓得浑身发抖,可当那个黑影走近时,突然一根蜡烛燃了起来,定神一看却发现那是一位漂亮温柔的美女。
“你是谁?”麦芽丽问道。
“我、我就是恶毒的巫婆,专吃像你这样的小姑娘,还有、还有虫子,额!”那个巫婆看着瓶子里的西里里也着实恶心到家了。

共 740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真是一个传奇的故事!从前在中国古代有个神秘的国度,名叫楼兰,王国里有一个国王和一位王后相亲相爱,在诞下王子西里里之后,王后便神秘地失踪了,老国王很爱王后,曾命人寻遍世界的每个角落,可依然没有王后的消息,国王只好在等待和思念中独自把王子西里里抚养成人,国王并没有因为失去爱人而一蹶不振,反而在他的治理下国泰民安,国家异常的繁荣强盛,百姓能够安居乐业一片盛世景象。然而岁月荏苒,一晃儿国王就到了能知天命的年纪,西里里王子也从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变成了一个年轻有为的青年,他聪明、勇敢、正直。国王担心自己一天天变老便提前拟好了诏书,希望等他百年之后国家依然能够繁荣太平,而就在册封西里里王子为太子的时候,老国王突然病倒了,而且一觉不醒。原来这一切都是国王的亲弟弟国师一手策划的,他要谋国篡权,西里里王子发现叔叔的阴谋但为时已晚,叔叔念动咒语将西里里王子变成一只丑陋的虫子弹飞了。虫虫王子历经磨难,一群淘气的小孩看到它将它好一番蹂躏,才将奄奄一息的西里里用弹弓飞射了出去。之后西里里又逃过了小鸟的追杀,挣脱了蜥蜴、螳螂和蜘蛛所设下的陷阱,之后又避开了公鸡和小鸡仔一家子的围追堵截,躲过了老鼠和猫的攻击,伤痕累累的西里里以为逃到房上能够安全一些,可精疲力竭的他刚爬到一半的时候就从从房上掉了下去,本以为就这样死掉,可幸运的是当它掉下来的时候,恰巧有东西接住了他,原来它飞落在一个姑娘的菜筐里。姑娘就麦芽丽,和姐姐麦芽糖在一起生活,后来姐妹俩发现了虫虫王子,麦芽丽很喜欢虫虫王子,就把它养了起来。虫虫王子在麦芽丽入睡时,就爬进她的耳朵里告诉了自己的不幸身世,善良的麦芽丽姐妹就相信了虫虫王子,为了找到恢复王子人形的办法。姐妹俩带着虫虫王子进山寻找一位传说中的巫婆,原来这位神通广大的巫婆就是失踪的王后、虫虫王子的母亲,王后告诉麦芽丽,只要姑娘真心爱上虫虫王子,给它一个吻王子就能恢复原形!后来,就在国师登基那天,麦芽丽姐妹带着虫虫王子出现在国师面前,揭露了他的阴谋,麦芽丽当众亲吻了虫虫王子,西里里恢复原形。国师见事情败露,只能孤注一掷,终王后打败了国师,国师自作自受,没想到被自己的魔法反噬也变成了一条虫子,正义战胜了邪恶。全篇文字精炼,构思精妙,结构严谨,神话故事,曲折传奇,善良战胜邪恶,楼兰国顺利传承,国泰民安!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
1 楼 文友: 2018-04-1 21:24: 5 全篇文字精炼,构思精妙,结构严谨,神话故事,曲折传奇,善良战胜邪恶,楼兰国顺利传承,国泰民安!为你的佳作点赞!期待精彩继续!
2 楼 文友: 2018-04-14 18:14:06 很不错的童话小说!烘托了邪难压正,让人找回了久违的清新!赞一个!
回复2 楼 文友: 2018-04-14 20: 4: 9宝宝上火
新生儿尿黄
缺血性中风食疗
热淋清颗粒作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