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血影

2019-06-24 14:44:50 来源: 攀枝花信息港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全民武道正文卷 第四百二十九章 血影(小说屋 )“段银章的裁云指号称能挡神兵利器,同境界的高手,基本上绝难突破他的双手十指封锁。寻常攻击,只要被他双指一剪,就会剪成两段,可是,可是……”“这还罢了,不可思议的是,段银章身为外景二重天,神鹰八扑能驭使元气凝聚鹰形,就如真正的老鹰成精一般。这时竟然挡不住萧少庄主当头剑斩?”四周响起一片惊呼。见着了这一幕,在场众人免不了议论纷纷。之前,所有人都觉得萧南不自量力的到处生事,并且毫无头脑,一步踏入到青蛟帮任横行的陷阱之中。心想这一次,四季山庄恐怕要吃上一个大亏了。却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完全不是那般模样。这位少庄主,比想象中更要大胆妄为……杀了狼头崖三兄弟之后,毫不停歇,一路直奔青蛟帮总舵,单人独剑闯了进来。先是扔出头颅示威,再以雷霆手段杀灭心怀不满者。更蛮横的是,他面对青蛟帮主任横行,还有淮安行人司银章铺头,竟然悍然出剑……并不顾忌朝廷威严,直接以暴烈手段,诛杀二人。挟大胜之威,萧南目光扫视四方,弹剑化为龙吟。一时之间,竟然无人敢于对视。“很好,今日杀得宵小,可谓大快人心。打搅了诸位大宴欢聚,却是萧某的不是了。容我敬上大家一杯水酒,不成敬意,权当赔礼。”他收剑在鞘,伸手微微一抓。身前十丈远处,一桌酒席之上,刚刚斟满的酒杯徐徐飞起,腾起半空,。着他的手掌心冲了过来。萧南接酒在手,凑在嘴边一饮而尽。然后掷杯在地,仰首大笑三声,转身而去。竟没一人敢……也没人敢于出声说出半句恶言。……看着那一身白袍,不染纤尘的年轻人越走越远,到再也看不到背影,酒席之上才活泛起来。李府台一拍桌面,轰的杯盘跳了起来。他怒声说道:“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当众杀人,嚣横狂妄,置朝廷法度于不顾,四季山庄实为毒瘤也。众位同仁,这种人物,总有一天会成为天下大害,不知大家都有什么想法?”李府台话音一落,本以为,很快就会有人同声附合,喊打喊杀。出乎意料的,现场却没有一人响应,全都低头默默吃菜喝酒,生似没有听到刚刚的话一样。“喝酒喝酒,莫谈国事,只图一醉。”南陵先生干笑一声,打着圆场说道。心里却是暗暗苦笑。这李陵李府台,毕竟不是江湖出身,虽然身手不弱,终归是读书人,还有着一些书生意气。他难道就没看出来,在场所有人,包括自己。其实都没有把握能留下对手。既是如此,就无谓上场丢脸,说不定还会丢命,这又何苦。“没有找上你这府台的晦气,就该庆幸了,还不依不饶的,是嫌活得太长活得太舒服吗?”在场明眼人很多,当然也看出了这一点,此时他们早就后悔参加青蛟帮任帮主的宴席了。远处躺在血泊里的几具尸身,也没人想起去收拾。当然,更没人为任横行和段银章打抱不平。人在人情在。人死了,其实什么都不是。什么交情、恩怨,都随风而散,。兴来时,帮两句腔,不知是真是假的惋惜两句。待到酒兴去时,便各回各家。世情大抵如此。命是自己的,不得不慎重。不管他们这些人心里到底怎么想,此时此刻,决没有人会吃了没事干的招惹四季山庄,他们并没有活得不耐烦。“实在是没想到,四季山庄强的并不是碧月仙子姜楚,反而是不显山不露水的纨绔少庄主萧离。这一点,事前又有谁能知道?任横行选错了对手,算是死得其所。可惜了段银章,竟无端端的送了性命。”怪不得众人惊叹,外景二重的段云,其真实战力,甚至还在惜花剑和红尘刀之……上次四季山庄一战之后,所有人都在疯传碧月仙子的威名之时,也免不了有些遗憾。大家一致认为,如果当时这位段银章没有匆匆离开,而是全力以赴与姜楚战上一场,说不定就能战而胜之,淮安府早就变得局势。现在,已经没人敢这样想了。只能说,当时的段银章见机不妙,就立刻退走,其实是无比明智的。因为,那一日,真正的目标,其实还未动手。能多活这么多天,段银章其实已经赚了。……一切如萧南所料。他在青蛟帮展现了超出众人想象的剑术武学之后,四季山庄名声大涨,很是给人一种如日中天的感觉。直观的反应就是,四季山庄的商队,越来越多人加入。三府之地的所有药材,也都汇入淮安,寻求与四季山庄合作。或是行商天下,或是直达南晋……实力的展现,名望的提升,同时,还有实质的种种好处,让四季山庄大挣一笔的同时,麾下势力越来越是壮大。除了一些慕名而来的江湖武人加入之外,更有一些适龄儿童,前来拜师学艺。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就算是萧秋水还在之时,也是一样。从某一方面来说,萧南的目标基本上已经达……随着四季山庄势力越来越庞大,把淮安府包括官方在内的大大小小势力全都压在下面。、他发现,自己识海青铜镜内,那池金色水线,也越来越高。也就是说,随着他的名声越传越广,四季山庄的势力也越来越大。自己识海之中的本源力量,也会越聚越多,增长无比迅速。“很好,不虚此行,诸事已定,这时候,才能放下心来前往朔方。”……阳光下的四季山庄,除了广场中央偶尔传来的哼哼哈哈的喝声,这是有人在练拳挥刀。与往常相比,山庄更显静谧安详了些……萧南鼻中闻到阵阵花香,心旷神怡的同时,看到远处湖面波光闪闪。他坐在凉亭之中,心绪信马由缰,只是酝养的临近界点的庞大精神力。同时,也在刻苦的搬运着真气。脑海之中,萧南感觉自己与天地之间那种灵气开始有了呼应。他的身形融入到空气之中,思维无限拔高……突然,他全身一震,根根汗毛竖起,心中有了明悟。精神力结成丝网,向着四方铺展开来……随着青铜镜里的金色水波微微起浪。萧南发现,他已经能够掌控住山庄里的分元气……身周空气泛起涟漪,无中生有的,就生出一柄虚虚淡淡的宝剑来。感受到那似虚幻,又仿如真实的元气宝剑,萧南站起身来,宝剑随风闪烁,身周光晕流转着,哈哈笑了起来。笑声传遍整个庄子,震得人耳鼓发麻……此时就算是愚钝的庄丁护卫,也已经看了出来,这位平日里很少练功的萧少庄主此时心情很好。应该是功力又有了突破。花花草草上面,结出的一丝丝露珠,映着日光,闪出迷离光泽。抬起头来,所有人都看着天空之中那滚滚翻翻的云层,体会着心灵深处那沉甸甸的威压,他们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内外交汇,法兵凝形,少庄主这是突破进入外景的异相。”从今以后,四季山庄终于又有了一个明面上可以镇守一方的大高手。再也不用担心有人胆敢在旁窥视。能一步踏入外景,踏入新的境界之中,萧南实力大增,却没有感觉意外。本源力量的消耗,境界的进步,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能够掌控元气,凝结虚兵法相,他的战力进步比想象中还要巨大。他感觉到,现在的自己可以轻轻松松的战胜三五个以前的自己。境界代表着修为,到了外景境界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的种种底牌,全都威力大进。如四季剑意,此时用出来,威势奇强,跟往日里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还有心剑术三个层次,也早就没有吃力的感觉。到了这时,一切准备停当。萧南这才认为,自己已经有足够的底气,离开淮安府,前往朔方。他直觉认为,这一次的行程,决不是那般轻易就可以达到目标的。夏字剑固然好,但若是毫无准备,一头扎入北地三关的复杂局势之……弄不好,就会如同泥牛入海,激不起半点波浪,反而有着生命危险。从白无生那里得知,那位飘雪剑魏无涯,应该是外景上三重的高人。就不知是七重外景,还是八重或者九重。但无论是哪一重,都很不好对付。萧南深知这一点,他没有什么逃避的心思。想要得到一些东西,肯定就要冒点风险才行。也没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云中。风急云低。城主府中此时欢歌笑语,云中太守正搂着一个足以做他孙女的女子,放肆谈笑享乐着。在城主府外面,就有数百甲兵,持戈警惕守卫着。一条血色身影,满如淡烟般,直冲城主府而来。沿途有侍卫甲兵发现不对,还没来得及开口示警,就已被血色光影一卷,化为干尸摔倒在地。“很好,从今日起,云中太守就此除名。”血衣人咧嘴无声笑了,手中红光炎炎、似虚还实的短剑,刺出一连串气浪爆开的轰隆隆声响。剑光如练,直刺云中太守史成光。……小说屋

汉中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盘锦治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营口治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