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红透漫山坡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0:51:49 来源: 攀枝花信息港

孟府老爷说,婉儿,要不我们抱养一个孩子吧。婉儿没吱声,泪水马上盈满眼眶,孟老爷赶紧的掏出手绢给婉儿拭泪。婉儿接过这条绣着石榴的小手帕,怔怔地盯着。她的眼睛红红的,深情地注视着老爷的面孔,老爷明显的老了一些,额头上眼角上有了一些浅浅的皱纹,虽说老爷的酒坊生意兴隆,石榴酒品味纯正,养颜滋润,卖得一个好价钱。可婉儿结婚三年了,肚子却始终扁扁的,老爷嘴上不说,心里终究是一个疙瘩。   晚上,老爷再次拥着婉儿走入了卧房,无限温存之后,激情云雨一番,婉儿渐渐沉入梦乡。梦境里,她来到了自家茂盛的石榴园。石榴花正开,一片姹紫嫣红。丰润的山岭上,满山偏野,与绿草掩映,一片秀水风光,婉儿在和丫鬟小红玩捉迷藏。这个鬼灵精怪的小丫头,躲哪里去啦?婉儿穿着对襟碎花袄,百褶裙波浪起伏,大声地呼唤着小红的名字。走着走着,来到了一条潺潺流淌的小溪边,伴着泉水叮咚,婉儿好像听到了婴儿的哭泣声,婉儿静静地仔细地听了听。确定是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婉儿就顺着声音寻了过去,沿着蜿蜒的小溪缓缓而上,在一块光滑的大石头上,赫然放着一个藤条编织的竹篮子。婉儿快步走上前,一把把篮子提了下来,这一看,不要紧,原来是一个小男婴,蓝布包裹着的小男婴一看婉儿无限轻柔的面容,竟咯咯笑了,婉儿高兴地只叫“乖乖!叫娘!叫娘!快叫娘……”   “婉儿,快醒醒,你做梦了!”孟老爷听到婉儿的梦呓赶忙摇醒了她。“老爷,明天我要去娘娘庙烧香磕头去,送子娘娘给我福音了。”婉儿黑夜里,睁着她那柔情的大眼睛说道。老爷全然没当回事。   第二天,婉儿领着小红在车夫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石榴园山顶的娘娘庙。一顿烧香磕头祷告后,婉儿和小红有些内急了,她们俩就来到了石榴园深处的的小溪边。“夫人,我先看着,你先去。”婉儿就沿着小溪蜿蜒而上,来到了一处撇净的地带,正待婉儿蹲下身子的一瞬间,婉儿好像听到了一阵窸窣的啼哭声,婉儿仔细一听,内心一下子惊异起来“小红,你快来,你听,是不是婴儿在哭啊?”“夫人,你看!那块石头上,有一个篮子!”小红机灵聪慧,“小红,你快去看看是什么?”   小红三步并作两步,刚忙爬上小山坡,从大石头上拿起了那个篮子:“夫人,是一个小男婴。长的可俊了。”小红高兴地喊道。“快让我看看,莫非菩萨显灵了?”夫人赶紧跑上前,亟不可待地掀开了裹着婴儿的蓝色碎花包裹。   婉儿高兴地合不拢嘴,孟老爷也听了小红和管家的亲眼所见,便觉得喜从天降,一扫往日的阴霾,孟府上下一派喜气洋洋。没曾想,两个月后,婉儿惊异的发现自己的例事怎么还没来,饭桌上竟然呕吐起来,已是过来人的李婶悄悄的对婉儿说“太太,你是不是有喜了?”老爷赶紧的叫来了郎中,郎中一号脉相,双手作揖“恭喜老爷,夫人有喜了。”孟府更是双喜临门,老爷吩咐酒坊的伙计休息一天,敞开的喝酒吃肉,这一天,孟家老小盼了很久很久了。   再说婉儿抱回的那个小男婴,一回家,婉儿就赶紧打开了包裹,仔细地检查了男婴全身上下,粉扑扑的小脸,水汪汪的眼睛,一看就非常招人喜爱。晚上小红给孩子洗澡的时候,轻手轻脚的,一边哼着童谣一边给孩子脱衣服,脱着脱着,小红看到了一张字条和一条绿色的石榴翡翠玉佩,玉佩纹络清晰,晶莹剔透,令人好不喜欢!石榴自古就有榴开百子,代代绵延的寓意,婉儿不禁喜上眉梢。再看字条上的字迹功力不凡遒劲有力,但小红不识字:“夫人,你看这是什么?”婉儿正从箱子里取出早些年就备下的婴儿服,赶忙走了过来把字条拿在手中慢慢展开,“好生养着他,以后必将丰荣鼎盛,迈上康庄大道。四哥。”婉儿叫来老爷一并看了看,也没看出啥名堂,养着就养着吧,这么,我们还正盼着大胖小子呢!   两个月后,夫人三年不孕,恰好在捡回男婴后有喜了,这个小男婴就带了很多神奇梦幻的色彩,在石榴镇上越传越传奇。人们都啧啧议论着:“老天开眼了,总算是让这个仁义酒家有后了。”孟老爷一家住在江南一个秀丽的小镇上,四周都是秀润的山岭,不高不矮,山岭上种植着成片成片的石榴,孟老爷就在镇上开了一间“梦缘石榴酒”。生意也红火,乡里乡亲的,孟老爷吩咐掌柜的照顾相邻,没钱的,赏他一杯酒喝喝也算不得啥。   孟老爷一听说婉儿有喜了,泪光晶莹,婉儿也为之激动。于是,孟老爷在夫人婉贞诞下一千金后,专门请来有名望的先生给这一对金童玉女起名,测字先生看了两孩子的面相,询问了生辰八字,沉思了良久:“老爷,这一对兄妹来路不凡,并不是凡子俗女,一个叫孟石平,一个叫孟溪圆。石嘛,来自补天的巨石上,平呢,天下太平,运筹帷幄,溪,是女子柔丽之美,也就是夫人在溪边辛遇,圆,就更好讲了,一来圆与缘同音,有平有圆,二来,一次良缘,一段佳话,有缘相会,前世姻缘,也正好应了“梦缘石榴酒”的品牌。   转眼间,两孩子蹒跚学路,牙牙学语,石平聪明伶俐,活泼淘气,溪圆更是双瞳剪水,鹅蛋小脸,更惹人垂爱的是一笑起来,两颗迷人的酒窝浮现在嘴角,天生丽质的溪圆生就的一副金嗓子,婉儿娘教她唱什么她一学就会,而且声音甜美清脆,就像山涧的一只百灵鸟在歌唱。   “喜哥哥,你快过来,看蚂蚁在搬家呢!”天真无邪的圆圆就是不把舌头伸展,故意把“石”喊成“喜”。   “圆圆,娘告你多少次了,是石不是喜”婉儿总是不厌其烦地纠正着。   “娘,就是喜嘛,娘不是老让我们学习识字嘛。喜哥哥就是喜欢学习嘛!”圆圆口齿伶俐吐字清晰,看来她是故意这么叫的,婉儿看了看院子里一对可爱的儿女,也就由他去吧。正月十五,是石榴镇热闹的日子,兄妹两随着婉儿管家和小红去镇上看花灯,镇上的集市琳琅满目,兄妹两看看这瞧瞧那,无限新奇,高兴得手舞足蹈,六岁的石平和五岁的圆圆,在人流如织的集市里快活地游走,“平儿,圆圆,别乱跑。”婉儿紧紧地拽着两儿女,生怕一不小心给丢了。走着逛着,他们来到了一家卖字画的摊位前,梅兰竹菊以及各种人物肖像画,生态逼真,色彩柔和,婉儿也喜欢欣赏墨宝,于是就停下脚步驻足欣赏。“娘,我要画一幅。”圆圆拉着婉儿的衣襟,看着一幅女子肖像画说道。“夫人,你家小女面带福相,将来必是高官厚绿照福天下,给小女画一幅吧。”字画先生一身长衫,鹤发童颜,飘飘欲仙。   “那就来一幅吧。”婉儿看着也极为喜欢。就同意了女儿的请求。   “小囡囡,来坐上面。”字画先生必恭毕敬地请夫人把圆圆抱到了一把精雕细刻的红木座椅上,“请小姐落座。”字画先生就仔细地揣摩审度起来。一看这情形,得要半天的功夫,婉儿夫人便叫管家带着石平少爷去别处玩去了。半个时辰的功夫,字画先生妙笔生辉的丹青泼墨就呈递给了婉儿。婉儿这一看不要紧,简直是惊叹无比,堪称绝世之作。只见一幅山峦纵横,飞瀑横流,白云翻滚,青山多娇的大写意山水画卷。这样一幅水墨山水画,描绘的山水呈现出一种“咫尺天涯”的视觉效果,青色的点染和使用,将群山巍峨的意境呈现出来。描绘山水与画面人物布局,山水交融,相映成辉,小姐溪圆端坐秀水江山,酒窝浅现,盈盈笑意,真是笔功不凡出类拔萃。   正当夫人沉浸在无比喜悦中,仔细地看着画中的女儿圆圆,管家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夫人,不好了,小少爷石平不见了!”“什么?你说什么?”夫人婉儿顿时像天塌了一样震惊万分,“还不赶紧去找?”   整个集市上上下下都找遍了,就是不见小少爷的身影,正在全家急得像热锅上蚂蚁的时候,一个和尚模样的人走了过来:“施主,莫急,来人自有去处,如要高攀,十三年后有缘千里来相会。”和尚说完,一阵烟似地消逝在密集的人流里,再也寻不到踪迹。   这可急坏了小姐圆圆,圆圆和石平哥哥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石平少爷这一下子不见了,那还了得?圆圆日思夜想,吵着要找哥哥“娘,喜哥哥去哪里啦?我要和喜哥哥一起玩。”   “圆圆,若想高攀,十三年后来相会,你说平儿不会是十三年后才能回来吧!?”婉儿一边给女儿圆圆系着衣襟,一边喃喃自语。   白驹过隙,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年方十八的圆圆出落的秀雅绝俗,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美目流盼、桃腮带笑、酒窝浅醉,气若幽兰,雍容富贵,更加上她独具的歌喉,声音甜美,声域辽阔,在江南一带是一颗光彩夺目的明珠。她一心想念失散多年的石平哥,就把额娘一直珍藏的石榴翡翠玉佩戴在了自己的脖颈上,见物犹思人,圆圆害了相思病。   “若想高攀,十三年后有缘来相会。”娘整天唠叨着道士的这句话语,嘀嘀咕咕了十几年,聪明过人的溪圆有一天终于悟到了其中的意涵,“娘,若想高攀,高攀不就是上的意思吗?十三年前的上元节,不就是我们失散的日子吗?难道----”“对!上元节,”母女异口同声的说道。   圆圆小姐盼着这一天早早来到。上元节,是石榴镇上的女儿出行的日子,圆圆和贴身丫鬟小翠约了一群伙伴去镇上的集市看花灯,婉儿也和老爷随后来到了热闹的等会。集市上烟花冲天而上,五彩缤纷,绚丽多姿,在空中绽放。石榴镇形成了“火树银花不夜天”的壮观场面。霎时间,人们欢呼着,兴奋着。   “猜灯谜,得大礼”一个热闹的摊位前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们。圆圆和姐妹们叽叽喳喳地挤到了摊主面前,丫鬟小翠高兴得手舞足蹈“小姐,你看这些小动物多好看啊,有小松鼠,有小白兔,还有大老虎呢!”   “各位小姐,猜灯谜,一文一个,猜着了,这些礼物归你!”摊主指着面前那些花花绿绿的小饰物说道。“小姐,你快猜!我要那个大老虎。”于是,圆圆在其中形形色色的灯谜中选中了一条“一夜红光似火烧,天地轰轰各飘摇。五颜六色上碧霄,风声人声两清高。”圆圆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先生,是炮仗”“哇!小姐就是厉害,这个大老虎,归我了。”丫鬟小翠眼疾手快,早把那只栩栩如生的大老虎包在胸前。“小姐,你这次只能得只小松鼠。大老虎是镇摊之宝,哪能轻易让你拿去?”   于是圆圆又走到一幅灯谜前面,“金格橱,银格橱,格格橱里放珍珠,颗颗珍珠似玛瑙。”圆圆微微一笑。酒窝浮上了俊俏的鹅蛋脸颊。恰巧,这一切被一身英气,器宇轩昂的公子看在眼里。   “小翠,你来猜猜看。”“小姐是取笑俺,是吧。”小翠一脸嗔怒。“不难,小翠,你猜猜,你天天吃的,还是咱们家酒的原料。”“哦!你是说石榴啊!”“是啊,石榴似珍珠玛瑙,所以酿出的才是玉宇琼浆啊!”   “老板,这下大老虎可归我了吧!”小翠再次天真地把大老虎一把抓住。这时,人群中那位怔怔看着这一切的公子用手中一把利剑戳在了大老虎身上。“这位小姐,不如我们对几个上好的灯谜,谁对的上,老虎就是谁的囊中之物,怎么样?”圆圆小姐一看这位身材魁梧,飒爽英姿出言不凡的公子,仔细地端详了半天,似曾相识的一份感觉油然而生。   “一线相通,飞挂空中,只怕下雨,不怕刮风, 阶下儿童仰面时,清明妆点堪宜。”公子和圆圆小姐齐声念完又不约而同地答道:“此物是风筝。”真正是一对才子佳人,难分胜负。   “有风不动无风动,不动有风动有风。动者有风数夏至,有风若动冰雪消。”公子踱着步子,彬彬有礼地说道“小姐先来。”圆圆不甘示弱,但也懂得淑女风范“公子先来。”彼此谦让了一番。小姐说道“此物是知世间炎凉的。”“这股风,要吹走世态污浊,还人间太平。”公子义愤填膺的说道。“扇子!”两人再次不约而同地说出了谜底。丫鬟小翠高兴得合不拢嘴,那只憨态可掬一脸媚笑的大老虎终于收敛了傲人的神态,服服帖帖地躺在了小翠的怀里。   “可否告知小姐之姓名?”公子谦逊地问道“总觉得小姐像个故人。”言语间,公子看到了圆圆小姐胸前的坠物。一颗晶莹剔透的石榴玉坠。他不由地也伸进自己的脖颈,轻轻地掏出了自己酒红色的宝石石榴玉坠“公子,你这是----”圆圆看着也诧异。却在看到玉坠的霎间无限惊异“怎么一模一样?只是一红一绿,红的耀眼,绿的醒目?”   “我是孟府的孟溪圆。”小姐含羞,但端庄秀美,嘴角的酒窝浅浅显现。   “莫非你是圆圆妹妹?我是石平,妹妹想起来了吗?”   “喜哥哥,是你啊!”圆圆不由得紧紧抓住公子结实有力的手掌。   “妹妹,我们现在还不能相认,江山社稷,天下不太安稳,哥哥身有要事,不便多留,望妹妹好生珍重!”   说话间,公子与随从飘然而去。人群中不知从哪儿冒出一句:“他是当今的皇太子啊!”人们纷纷跪了下来,“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圆圆恍惚梦中,不敢相信。当圆圆回家告诉额娘婉儿这一切的时候,婉儿也无比惊异。   “额娘,明年是皇上选秀的日子,额娘,我要参加选秀。”圆圆从此相思成疾,一心想着玉树临风,逸群之才的石平哥哥。琴棋书画吹拉弹唱,千般武艺在手,万种风情犹具,圆圆信心百倍,在选秀的考场里,圆圆以一首《琵琶曲》赢得桂冠,圆润甜美清旷嘹亮嗓音使的帘外新登基的皇上石平心中悲喜交加。当他看到花名册上“孟溪圆”三个字时,他的脑海里再次浮现出圆圆那娇美曼丽的身姿,这个身影从那次元宵相会就深深地烙印在脑海里。再也不能忘记。   新登基的皇上石平通过一系列的改革吏制、促进经济、外交斡旋,终于使得国家实现了复兴。在政治漩涡里,他身先士卒,严以律己,每顿每餐都厉行节俭,惩治贪官,敢于对皇亲国戚动刀子,国法面前,人人平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孟溪圆也在不久后被封为皇后。真正实现圣人懿旨,迈向康庄大道,石榴镇也名噪一时,“梦缘石榴酒”也因此身价倍涨。成了名副其实的贡酒。经过多道繁琐的工序,酿就的石榴酒, 酒醇而和,香气沁人,喉韵犹特别。 酒液晶莹透明,窖香浓郁持久,入口清冽甘爽。口味细腻悠长。既可把盏痛饮,亦可小杯浅尝。好不惬意!   共 529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宫腔积液的危害原来这么多啊,千万别忽视
哈尔滨的专科医院治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