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记者暗访毛肚百叶加工黑作坊蚊蝇乱飞比公厕还臭

2018-02-08 15:47:42

暗访毛肚百叶加工黑作坊:蚊蝇乱飞 比公厕还臭

连续两夜蹲守 暗访毛肚百叶加工黑作坊

这里蚊蝇乱飞比公厕还臭

黑作坊→四道口水产批发市场→岳各庄批发市场→百姓餐桌

“这样的黑作坊每天制作毛肚、百叶,卫生状况令人堪忧。”前天(15日),有(北京)市民向北京晚报反映,在海淀区皂君庙东路北侧有一间平房,这里每天臭气弥漫,大量干毛肚、百叶在这里经过加工后流向市场,这个小作坊至少存在了两年之久,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否具有生产资质,是否具备卫生条件。居民们担心,这些加工后变得“光鲜亮丽”的毛肚、百叶会给百姓的健康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可是,由于小作坊生产的毛肚、百叶并不对外零售,居民们并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流向哪里。经过两夜一日的连续蹲守,终于摸清了这一加工、销售毛肚百叶的链条

记者暗访毛肚百叶加工黑作坊蚊蝇乱飞比公厕还臭

现场1

皂君庙东路路北侧一处平房

公厕旁泡发毛肚百叶

皂君庙丙四号院2号楼往南约50米,有一座老式公厕,厕所的后窗对着一条两米宽的小路,加工毛肚、百叶的小作坊,就位于小路的一侧,距离公厕不到5米。虽然厕所的卫生状况已经十分不堪,但小作坊中散发的臭味更是完全盖过了厕所。在藏身公厕观察情况时注意到,几波苍蝇不断在公厕和小作坊之间“串门”.

小作坊敞开着一扇约有二尺宽的栅栏门,臭味就从门内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来。走进小作坊,屋内左手边的地面上,扔着七八个大麻袋,有的麻袋已经被打开,里面装的是棕黑色的干毛肚。屋内有两男一女共三个人,一名男子脚穿雨鞋、手戴橡胶手套、腰间系着皮围裙,站在三口大锅前,待水热之后,锅里的毛肚也泡软了,水面上飘起了大量的白沫。此时,这名“全副武装”的男子从墙根操起一根木棍在锅里翻搅,然后用笊篱,将煮软了的干毛肚捞出,放进摆在地面上的塑料盆里。偶尔,毛肚会掉在地上,旁边的女子便弯腰捡起,直接扔进盆里。注意到,即使是三个人没注意踩到掉在地上的毛肚,也会直接捡起来放进塑料盆中。

脏百叶不知卖到了哪儿

小作坊的后面是一圈平房,住着不少外来务工者,据他们说,从2011年开始,这个小作坊就有了。

以租房人的身份和房客们闲聊起来,话题七拐八拐,终于扯到了小作坊上。房客们说,这周围加工毛肚、百叶的作坊可不止门口这一家,至少还有两三家,不过只见他们加工,从不直接售卖,每天下午,都有好多三轮车来到这里,将大量加工好的毛肚、百叶装袋拉走,有的人还不止拉一车,不知拉往何处。

随后,借口买毛肚、百叶,直接走进了那家小作坊,和正在加工毛肚的三个人询起价来。在交谈中得知,这个小作坊只是个加工点,而且只做了初步加工,所以货品根本不外卖。

“因为还没加工好,所以不能卖,毛肚、百叶在这儿加工完了,还会拉到别处再继续加工,我们这儿一天至少也得拉走十几车。”一名男子边忙活边说。尽管好说歹说,但干活儿的人均表示不能直接出售,理由都是还要继续加工才行,但至于运到哪儿,怎么继续加工,三个人都含糊其辞说不清楚。

现场2

四道口水产批发市场

毛肚百叶进行再次加工

此时已经是下午4时许,几辆小三轮在小作坊前排起了长队,每辆车装上七八个麻袋的毛肚、百叶“半成品”,准备启程。提出希望购买一些,对方给了一个,让联系他们的一位收货商。令感到迷惑的是,小作坊里的工人说,毛肚、百叶拉往附近的批发市场,而收货商却表示,这些东西的销售地在岳各庄批发市场。

尾随着拉货的电动三轮车,发现,很多毛肚、百叶被送到了距离作坊约500米开外“北京四道口水产批发市场”.在四道口水产批发市场西北角的一排摊点前,送货人捏紧车闸,将车上的货分发给一些摊主。不过,这些摊主们仍然表示,毛肚和百叶现在还不卖,因为“还没弄好”.注意到,这些商铺的地面上都放着几个半人高的蓝色塑料桶,大桶旁边摆放着开口的麻袋,里面是白色颗粒物,麻袋上写着“食用火碱”.

看到执意要购买毛肚、百叶,几位摊主说:“你们去岳各庄吧,这里的毛肚,全部都是加工好了去岳各庄卖,价格大概在10块钱一斤,买多少都是这个价。”草草说了这几句,他们便关上了摊位的门。

现场3

岳各庄批发市场海鲜水发大厅

收货商警觉摆脱

可是,当按照四道口的摊主们给的,寻找岳各庄批发市场的收货商时,却发现他们十分警觉。

起初,按照收货商给出的地址,一路到达了岳各庄批发市场海鲜水发货大厅。再与收货商联系,对方表示十分钟后会有一位送货人员出来迎接。然而,在门前等了近半小时却不见有人出来碰头,再次拨打,收货商却变了态度,“为了百八十斤的货,三番五次打,恐怕不对吧?买毛肚找谁还不是一样?你们找我不会是有别的目的吧?”说罢,直接挂断,而且关了。

虽然被“放了鸽子”,但直觉到,心虚的供货商肯定有不愿被人知晓的问题。于是决定,在第二天凌晨时分重返四道口水产批发市场,连夜跟踪送货车辆,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蹲守一夜“逮”住送货车

今天(17日)凌晨1时许,在四道口水产批发市场看到,除了几家外送水产品的商铺开了门外,其他商铺均关闭了卷帘门。毛肚、百叶批发区域的几个摊点此时也无人营业,白天从各地送来的大量毛肚、百叶的半成品此时已经被装进了塑料袋或泡沫箱,堆在各家店门前。

凌晨3时许,整个区域中,只有一家店开了门。可是,却不见拉货的车开到这家店门前。已经连续等了几个小时的有些心急,生怕错过了目标。后来,在与货车司机的闲聊中得知,真正负责拉货的车,不一定会停在商铺门前。因为一过凌晨4点,来拉货的车就特别多,大型厢式货车、小面包车什么车型都有,大家你进我出很不方便,倒不如把车停在靠近大门的地方,便于出行,节省时间。

果然,到了凌晨4时30分,大大小小的货车一拥而入,停在各个摊位周围,而此时,多家存放着毛肚百叶的摊点也都开了门,里面的人蹬着三轮车,将货品分发到了很多车上。在这个过程中,记下了昨天收取小作坊供货的摊主与哪些司机有过接触,从而锁定了几个目标。

凌晨4时50分,将车跟在一辆灰色小面包车后面,只见面包车司机上了车,深深吸了一口烟,随后将烟头扔到车窗外面。终于,面包车点火着车,拉着一车毛肚、百叶,驶向了目的地。

“美容后”毛肚百叶上了餐桌

出了批发市场的大门,面包车速度极快,三拐两拐便到了联想桥,直上三环,到了莲花桥,往西驶进了莲花池西路,然后在南沙窝桥往南,最后在岳各庄桥调头,最终到达了岳各庄批发市场,并且在海鲜大厅的北侧停了车。

“倒!往后倒!”车刚刚停下,便有一个推着手推车的男子前来接应停车。面包车入位后,车上的人将几个大红塑料袋拎下来放进了手推车里,袋子里装着满满的百叶。送货的人轻车熟路,进入海鲜批发大厅后,分别把百叶送到了几个摊位上,然后便离开了。

“百叶怎么卖啊?”一路追着大红塑料袋,在一个水发货摊点前站住了脚。摊主一边介绍货品,一边把大红塑料袋里的百叶拎在了手里,“这是刚刚送来的,特别新鲜,塑料袋没来得及都打开呢,你们可以买点。”眼前的这些百叶看上去又白又嫩,在灯光的照耀下格外光鲜,已经远不是小作坊里的样子了。

据摊主介绍,来这里买毛肚百叶的人每天都有很多,除了市民自己涮锅、炒菜,进货量大的,一般都是开饭馆的,而且好多都是长期订货的。“这些都是生的,回家用水焯一下就熟。”

在几个摊点附近站了半个小时,至少有三四位顾客前来购买或询问价格。一位顾客说,他是来帮饭馆采购百叶的,起初来这里购买百叶是因为离得近,而且货看起来不错,后来也就习惯在这里买了,货源的问题没有考虑过。

与这位采购员不同的是,市民张先生只在摊点购买了5斤毛肚,张先生说,今天家里要来客人,看这里的百叶也不错,就捎带手买几斤。( 景一鸣 张硕

文并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