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空袖筒”珠三角农民工断手之痛

2018-12-04 17:58:34
“空袖筒”:珠三角农民工断手之痛() “工伤”或许就是“珠三角”的秘密“名片”。

在创造出巨大的“中国奇迹”繁华的背后,是千千万万农民工的血泪。

我们可以从南方都市报袁小兵报道中看到打工者的猝死和背后家庭的艰辛;也可以从南方人物周刊谭亦飞的报道中一根根断指和断手读到他们的无奈和悲剧的命运。

“工伤者”互助性的“援手”漫长而艰辛。

两个“失手”的年轻人试着伸出“援手”,却只能是软弱的袖筒。

打开机床,放入模具,沉重地咣当一声;断电,检查模具。

袁云祖已在机床前站了10个小时。

他决定再坚持一阵子。

如此下去,这个月的收入应该会超过700元。

工序简单得只需重复。

一天重复多少次?有人说一千次,也有人说一万次。

这会儿是夜班,车间里只有机床的噪音。

或许就在单调了9999次的时候,袁云祖的拍子戛然而止——先是机器沉重的声音,然后是双手一热,声音比感觉来得早。

那一刻,他的大脑里须臾空白,暖洋洋的感觉迅即传遍全身。

旁边的女工尖叫起来,像一把剪刀撕碎了噪音。

“我先断电,然后把手伸到模具”8年后,这个男人对此记得清楚。

他真的断了电,机器却在断电后砸下来。

他失去了全部左手和右手的3个指头。

第二天,有报纸说,深圳龙岗区一家电子厂发生严重工伤事件。

消息很短,甚至没有袁云祖的名字。

那一年,附近工厂里失去手或者指头的工人很多。

有部门粗略统计过,整个珠三角2000年大约有3万起同样的事故产生,4万根指头失去了主人。

所以袁云祖不孤独,不久他就遇到了“左手”——祝强。

就在同一年,东莞的一个胶带厂,18岁的祝强,在连续工作13个小时后,被机器拿走了右手。

那一瞬间,他下意识地看了下表,23:17分。

这样的故事,这些年司空见惯,它可能发生在珠三角和长三角任何一家劳动密集型工厂的任何一个角落。

失手的农民工,轨迹也如出一辙:来城市挣钱,丢了手,然后是漫长的诉讼,然后是拿着赔偿金回家。

他们多数不足26岁,未婚。

失手后,祝强没有回家。

云祖也是,他们留在了那个伤心的城市。

直至有一天,“左手”和“右手”走在一起。

他们打算干点事,为那些更无助的农民工伸出“援手”。

失手:珠三角隐秘的契约 10年前,袁云祖盘算着进城学一门手艺。

在他的老家湖北广水农村,很多年轻人有一个梦想,就是开一家电器修理铺。

那两年,村里的年轻人为了那个梦想差不多都南下进城挣钱。

1997年,他念完初中。

村里想找个打架的同龄人都没有。

从小到大,他爸妈总是吵架,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